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突然萌上了志贺x太宰…………好的,又是冷cp(。

关于如是我闻。
与其说他是要打倒神,后来已经是纯粹在发泄自己的痛苦了吧。
请神聆听,这世上还有绝望之人的呐喊啊。
但老实说,贫富差距之类,经历不同之类,形成的思想与安定不安定的精神之类,注定他们生前是无法理解彼此的_(:3」∠)_
而且后来,对志贺老师完全是任性的不讲道理的厌恶了呢……
……信奉者的疯狂,神又有何罪。

可还是觉得很动人,他对志贺老师说再软弱些吧,再纤细些吧之类的话。

老说上位者的傲慢,是不懂怜悯底层的弱者……倒也不是不去怜悯,只是真的不懂如何怜悯?毕竟无法感同身受。

谁教他生来耀眼风光。
怎知凡尘碌碌之苦。

这对大概就是↓

未经...

诶——今天又被封了一篇brujay

秋。

*文豪与炼金术师设定。
*中原中也与我。
*什么都没有发生。
*又一个失败的复健。

…………因为最近散策总是遇到中也,这次boss点也掉了几只中也,就突然想写写他。

————————

傍晚时候,我散步去中庭,又遇见了中原先生。

他常年披一身深色斗篷, 却也不曾懈怠白衬衣与绿领结,和那件有菱形图案的毛背心。而我从未见过他摘下帽子的模样。每次远远望见他,便会想到晃荡的酒瓶。他本身亦迷恋酒精。酒瓶相撞,则是他的吵闹声。

在我浅薄的印象里,他总是吵闹着的。起初,我甚至会被他突来的几句叫嚷骇到。分明比我还矮一些,竟有着凌人的气势。不知是酒精作用,或是天性使然,他的喜怒哀乐都活得如此用力。

而我在他...

记个脑洞。
现代PARO。毛利元就x尼子晴久。
按史实年龄差,这里应该是 3岁的隆景,6岁的元春,13岁的隆元,22岁的晴久,39岁的元就

☆地铁。列车上,不自觉靠着元就(大叔)的肩膀睡过去了的晴久(青年)

·隆元的场合

专心看着弟弟们,直至听见一声轻笑(并不确定是否真的来自父上)才注意到那一幕 的长男。

对晴久的无礼行为面露难色,再三纠结后,为了父上的肩膀的健康问题着想,准备开口把人叫醒。

话到喉头,却见父上笑着、几乎不着痕迹地把人又往他怀里圈了圈。

默默咽下了所有言语的长男。

·元春的场合

因为好奇兄长为什么愣住了而循其视线发现那一幕 的次男。

皱...

写手AU挑战②

②穿越时空

(现代PARO)

家庭教师ver.毛利元就 x 尼子晴久

“……在想什么啊,晴、久?”

“呜疼疼疼——放手啦元就!”

“说了要用敬语的吧。以及,你该叫我什么呢?”

“啊?才不要——呜!老师,请高抬贵手……脸要烂掉啦!”

“乖——最好别再有下次,不然……”

今天也顶着天使面孔做着魔鬼行径的毛利元就笑得相当意味深长。

尼子晴久捂着被捏红了的脸颊,只觉得很委屈,超委屈。他向来娇生惯养,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再说,前几任家庭教师对他可都是和和气气,哪有这位十分之一的凶残……总之,他决心要赶走毛利元就,这已经不止是为了自由的抗争,还是为了尊严!

然后他想起了方才考虑的那个计划...

写手AU挑战①

①原作设定

(史实梗+私设)

毛利元就x尼子晴久


他几乎已经记不清那人的样貌,唯有那双眼睛,在偶尔卸下心防的夜晚,他还会梦见那双眼睛,是少年时候的明亮眸子,和想象中属于他的明亮恨意。
他反倒是爱这恨意的,或是作为无意义的慰藉,又或者他爱的正是因此而尤其努力之人的本身。

尼子晴久。

仿佛念及那人的名字便是一种乐趣,他不自觉笑起来。理智却知晓,并没有什么个人情感,并没有什么爱与恨的价值,那不过是没有走到最后的对手的,是料峭春寒里最先凋落的花,是个自顾自凑上来纠缠又半路逃脱掉的小鬼……不然又怎会令他余生如此寂寞。

可若真要说起,他所爱的晴久,应是元服之时向他把盏行礼的好奇窥探,应是...

毛利家について①

· 乱七八糟的零碎记录。


>>>毛利辉元相关


· おじいちゃんと叔父さん達が怖い話 出自『毛利家文書』

·  聚乐第。毛利輝元が城外南東に与えられた邸の敷地は間口六十五間、奥行き六十間であった(『輝元公上洛日記』)

·  写给元春的书信。本人十分丧了。

「私は生まれつき不器用で才覚もありません、考えを巡らすことも劣っています」とか「生まれつきの不器用はどうにもなりません」とか 

「そのため家督を継ぐなんて思いもよりませんで...

夏日的风

· z5人设。伪拉郎:竹中半兵卫x小早川隆景。
· 现代PARO。不科学的脱宅计划。历史捏他x1。

——————————————

“喂——你,难道很喜欢吃鱼吗?”

随着话音一道来得突然的,还有重物入水的响声。转瞬间,本是悠然游行的鱼儿倏地就四散开去,近岸处便只剩了水面的层层涟漪,和那个不巧正蹲在一边看鱼而被落石溅起的水花直直泼了满脸的人。

小早川隆景想他过去十几年也不曾有过这样狼狈的经历。心烦意乱地抹了抹脸,却仍有水珠不断从他的发梢簌簌落下,打湿衣服。那罪魁祸首就在此时蹦到他面前,顶着一张无辜且天真的笑脸,可眼里恶作剧得逞的喜色分明可见。

“抱歉啦。因...

真正的挤地铁。那是比本能寺还要热烈的包围网,那是阿周那火烧的甘味林。
终点站前下去的,无不是踩着踢踏舞步,一路去侵略如火,疾如龙卷风,剩下我们这一锅加料待熟的小龙虾。终点站到的时候,敦刻尔克大撤退也不过如此。

历史梗但又不基于史实进程的妄想#

关于一期一振与辉元。

感觉一期哥大概会成为辉元极佳的倾诉对象。相比之前的主人,辉元是会十分自然地撒娇且拥有着与他爹一脉相承的吐槽技的奇怪而有趣的人。
日常闲谈(某单方面)比如今天又被景叔父凶了他是不是到更年期了呀什么的…………当然还有很抑郁的心理话题(担心自己能力不足没法好好负起毛利家的责任)

第一次上洛回来,辉元很兴奋地向一期描述了大阪城的壮观。“下次一起去看看吧。”那句轻言倒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
后来,他真正进入大阪城的时候,也只记得那金灿灿的天守阁。毫不意外有朝一日又辗转他处,却不曾想过那耀眼的牢笼会是己身最后的归宿。

关原时与辉元重逢。
对彼此来说,...

1 / 13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