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安利冷cp·张李张】若我爱你

若我爱你

 

BY陌雪

 

·李轩X张新杰,无差

·有韩张和双鬼

·心情沉郁的自给自足

·没有地域常识

·有少量引用原著

·私设李张二人是高中同学

 

 

 

 

“啪”。

鼠标被重重地摔到一边。

李轩整个人都向后倒去,悠悠地伸了懒腰,带得靠椅微微倾起弧度。他双眼放空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耳畔满是屋外的蝉鸣,不远不近,却挥之不去。猛地坐直身子,面对黑掉的电脑屏幕他有些无奈地去拔账号卡。毕竟就算是第一阵鬼遇到停电也是束手无策。

“算了……干脆出去走走好了。”

他自言自语着起身,先是爆手速给踏破虚空的会长发短信解释了下情况,然后随手把账号卡放进裤兜,拿上钱包,简简单单出门。

 

说是出去走走,其实并没有什么地方好走的。李轩是X市本地人,又是加入了本地的虚空战队,生活和工作都在这里,对这方圆百里太知根知底。那些能玩的能吃的,他大概十年前就已经玩遍吃遍了。所以这次出门,只是因为李轩饿了而已。

可刚一出门,李轩就后悔了。

八月初的X市很热。

抬手去遮挡住好久不曾接触的阳光,李轩几乎以为脚下的大地都在灼烧,偶尔有风吹过也是一阵热浪滚滚。他叹了口气,只好往道路一侧专是挑有阴影的地方走,这样走着走着倒渐渐觉得有趣,结果过于专心,等他停下脚步时,他发现自己竟是不自觉地走到了过去的高中门口。

学校真是奇妙的地方。

永远是篮球跳动的声音和夏日聒噪的蝉鸣。

而不曾有的是永远的少年。

 

 

李轩第一次遇见张新杰同样是一个有吵得要命的蝉鸣的夏日,就在那片操场,因为一只莫名其妙的篮球。事件很平常,就是好好地练习篮球的李轩不知怎么把球玩脱了,球脱手后恰好砸到不知怎么会路过的张新杰。李轩慌慌张张地跑过去道歉,地上捂着脑袋的清瘦少年脸红得厉害,声音发虚但意外冷静地说“我大概是中暑了,送我去医务室”,他立刻忙不迭地照做,完全没质疑把人家砸出中暑效果的可行性。待敷了冰袋,少年的面色才渐渐恢复正常,李轩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你还好吧?”

“不太好,第一节课已经过去十一分钟四十二秒了。”

“……要不我去帮你请假你再歇会儿?”

“……好。”

那个时候,李轩是认得张新杰的,他们是同班同学,只是同班同学,也就是说属于彼此都混个脸熟的点头之交。李轩的性子一向是随遇而安的和气,不太张扬或太低调,而少年张新杰的强迫症和理智过分到执拗的性格在年级都出了名,并不讨人喜欢。他们的交集不多也不冲突,以为一场事故只是青春的插曲。

不过,第二天的中午,李轩又遇见了张新杰,发觉其实对方并不是偶然路过,似乎是有目标地练习着长跑。等等,这种高温天气练长跑真的没搞错吗?不中暑才有鬼了好吗?李轩顿时莫名悲愤起来,英勇地冲上前拦住了张新杰说你别跑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还有两圈,李轩看了眼他的脸色说,不行的,我看你又要撑不住了,然后张新杰没说话,只在喘气。他们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僵持着。

最后,张新杰问,“如果我倒了你送我去医务室?”

李轩愣了愣,答:“当然。”想了想又说,“不过你还是不要倒比较好。”

张新杰笑了。

 

莫名其妙地,他们就成为了朋友。

 

 

 

懒懒地用手托住下颌,李轩闭着眼,迷迷糊糊听得见头顶老式的电风扇声嘶力竭,店里时不时有人大声说话,他身处这片喧嚣之中又像是脱离了这片喧嚣。直到有人把一碗热腾腾的面端到他眼前,惊醒了他的昏昏欲睡。

他抬眼看到美食,立刻如同被刷满了红蓝,精神一振,举起筷子。而得了空的店主正坐在他对面,闲闲地扯着话。

“说起来,小轩你这次怎么没和新杰一起?你们最近过得怎么样了?”

“啊……”

刚捞起的面条又倏地滑了下去,溅起少许面汤。李轩心疼地看自己的衬衫绽开星星点点的小黄斑,然后想说什么似的张了张口,却并没有说出什么来。他只是直愣愣地注目刚走进店的两个人,两个他很熟悉的人。

“怎么了?”店主意识到他的的异常,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诶,那不是新杰吗?他旁边那个……威武雄壮的汉子是谁?”

这家店空间不大,一眼就能看遍,李轩知道对方肯定同样看见了他,心底默默叹息,而面上连忙收拾了一个平淡的笑容去应对走来的两人。

“韩队,张副,你们好。欢迎来X市啊。”

“哦……李轩?”韩文清显然没有料及会有这巧遇,而他身旁的张新杰则皱着眉盯得李轩笑不自然,最后开口的话还是说给韩文清听,“我和李轩是高中同学,那时候一起常常来这家店吃面。”

店主犹犹豫豫地看三人之间气氛有点微妙,好在几句毫无意义的客套话后,张新杰领韩文清落座了另一桌。

“小轩,你和新杰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李轩摇摇头,没有回答。

 

这是什么样子?

本该是什么样子?

 

李轩听得见隔了几张桌子的张新杰正对韩文清说着放了几分之几勺的醋或是酱油的面味道最好,恍恍惚惚想起多年前在这个位置上,自己颇是无奈地看张新杰半勺半勺尝试添加不同分量的调料,直至对方笑着向他宣布这些研究成果,那一本正经的神情都能让他也不禁笑起来。

而此刻,他只感觉整个世界都被笼上了汤面的热气,什么都看不清。

 

我们怎么成了这副样子?

 

 

 

 

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霸图主场。

韩文清和张新杰,在数万观众的注视下,紧紧地握手、拥抱。

幕后还未登场的其他职业选手们立刻纷纷大呼闪瞎眼秀分快。偏是李轩今天一反常态,安安静静没有出声,而且还是若有所思的模样。吴羽策觉得奇怪,于是朝他半开玩笑地问,“怎么,你羡慕了?”

“啊?嗯……”李轩才慌忙回过神似的应了,而眼底却是幽深一片,语气变得有些飘忽,“我说,阿策……我们会不会……”

会不会也一直并肩走下去?

 

话至一半便不再有后续,因为似曾相识。该死的似曾相识。

 

“你说我们会不会一直并肩走下去?”

“……我不知道。”

“虽然我无法预测未来的变数,但可以确信的是——”

“现在我们在一起。”

“我们至少能够并肩走到这条小路的尽头。”

“那么一辈子的路,也努力试试吧?

 

可惜尽头之后,什么都不留。

 

只片刻的失神,李轩就见吴羽策已是离他极近,轻轻抵住他的前额,双眼仿佛是要直至看进他的心里去。

“虚空双鬼,再战十年。”

他的手腕被牢牢捉住,挣脱不能。

“李轩你可别逃。”

 

“……好。再战十年。”

 

十年,人又有几个能交付于他人的十年呢?

 

 

 

第二日的全明星赛活动结束,时间不算太晚,李轩刚步入宾馆房间就感受到手机的振动急促得一波又一波,打开果然看到了消息数目不断条约的职业选手群,是黄金一代的小群,也果然看到了满屏的黄少天专属文字泡,大意是在鼓动大家都出来吃吃Q市的海鲜大排档顺带联络联络感情……?

李轩噗地笑了,他是无所谓去或不去,干脆逛逛Q市也好。出了门略略犹豫着转向隔壁,他是想拉上吴羽策一起,而门敲了几下都没有反应,只好作罢。

被誉为黄金一代的那群人,最后在Q市某处海鲜大排档吃得很尽兴——说通俗点就是毫无形象。当然这都得是除了张新杰而言,张新杰没有来,所有人意料之中。惩罚游戏玩脱了,李轩被灌了好几听啤酒,脚步有些发虚,搭着肖时钦的肩膀走去路旁等车。肖时钦离开前还不放心地问他一个人不要紧吗,他倒觉得自己是清醒得很,说没事儿我过会儿打电话给阿策就好了,然后挥手作别。斜斜倚靠着广告片支撑身体,李轩慢慢摸索着掏出手机,看也不看就随手按了一串号码。

“阿策……方便出来接我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传出的是张新杰的声音。

“……李轩,你喝酒了?”

“哦……新杰?”

“你在哪里?”

“新杰啊……”

“李轩,我在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很想你。”

 

一月的风冷得透彻肌骨,李轩不禁蹲下蜷起身子。通话的计时继续着,而此时静得似乎都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区区几秒钟竟是这么漫长,这么短暂。

 

“我来找你。”

张新杰说完结束了通话。

 

从肖时钦那儿打听来李轩的大致位置后张新杰微微松了口气,下车的时候他看了眼手表,十点四十八分。

这么率性而为,甚至因一次率性而为去破例改变自己的作息,真的是张新杰吗?

是的。这是张新杰,那个七年前的张新杰,那个和李轩在一起的张新杰。

 

他终于站到李轩面前的时候,没再去看表,只是看着李轩。李轩抬起头,半眯了眼睛,仍像是七年前倔强的少年模样。

他无奈地叹气,无奈地伸手,一使力,对方竟是软趴趴的大半个身子都靠上来了。于是他半架着李轩慢慢地往前走,灼热的气息在他颈边吞吐,他不自觉去推了推眼镜。

“喂,新杰,去海边走走好吗?”

“别闹,你刚喝了酒,吹风会头疼。”

“哦……说的是。”

“想看就明天傍晚来。”

“我可不敢翘了全明星赛。”

“那么下次吧。”

“下次虚空客场对霸图?”

“……嗯。”

 

两人又各自沉默了一段路后,李轩突然说:“你有没有觉得这情况特眼熟?”

张新杰的脚步几不可见地有所停顿,他却没有说话。

“好在你现在没那么爱逞强了。”

李轩说的是他们高中时期军训的事儿,长跑五公里,张新杰同学还是跑着跑着不幸地晕掉了。不过他身后的李轩倒是眼明手快接住了他,半架着他又走了近半公里才搭上教官的车回去。

“不是逞强,是估计不足。”张新杰纠正,然后停下站定。“我们到这里就可以了,这条路好打车。”

李轩笑了笑,没说什么。

这儿大概算是条不小的支路,两边也都灯影流离,倒衬映出一种虚实不定的玄幻气氛。而等了一会儿,来往车辆虽多,却不见有空闲的出租车经过,两人神色还是平静。

“回去喝点糖水,醒酒。”

“嗯……”

“明天起来如果头疼就敷个冰袋。”

“嗯……”

“偶尔试着照顾好自己吧。”

“嗯……”

“李轩。”

“怎么了?”

“……可惜我们不合适。”

 

也许你我还会有一点点的相爱。

也许你我还会有一点点在意彼此。

也许你我还会有一点点断不了的羁绊。

 

只可惜我们不合适。

 

 

“哎,车来了。”

 

“晚安,张副。”

 

“再见。明天见。”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我们不合适。

 

李轩把自己埋进松软的被子。

一夜无梦。

 

 

 

 

“李轩你状态不好。”

李轩带着逢山鬼泣的账号卡走下比赛席,对走上来的吴羽策笑了笑,“别较真嘛,阿策。”

他的确有点状态不好,昨夜的华灯流光还残留在视网膜似的,以至于魔道学者的道具让他一时眼花缭乱。

“b队第三位出场的擂台选手是……张新杰?”

主持的介绍都成了疑问口气,而张新杰确实是走上了比赛席。

李轩有瞬间的惊讶神色,但不同于旁人的惊讶,毕竟他们一起荣耀的岁月里他是亲眼见证张新杰的战斗力的,他只是在想昨夜的晚睡到底对张新杰影响了多少。

角色载入,牧师石不转对战半血的鬼剑士鬼刻。

十一分钟,比赛中止,强行平局。

“别憋着了,你想笑就笑。”回到座位的吴羽策皱着眉看李轩下一秒就笑得毫不顾及队长形象。

“噗哈哈哈,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真的较真起来了。”

“李轩。”

“嗯?”

“如果比赛没有中止,你觉得我和张新杰谁会赢?”

李轩侧过头见吴羽策一脸认真,想了想,说,“你会赢。”

 

“平心而论吧,牧师的法力和攻击力都很有限,但是鬼刻半血,还挺难说……”

“不过,我信你会赢。”

“你可是站在我身边的人啊。”

 

虚空双鬼,永远是虚空双鬼。

只能是他们。

 

 

 

 

第十赛季半决赛。轮回主场对战兴欣。

 

“你说咱们齐刷刷跑这儿来看这总决赛到底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

“见证历史。”张新杰淡定地回答了李轩。

再多心有不甘,再多心有遗憾,如今他们也只是这场胜负的旁观者。

吴羽策“砰”地掀开饮料罐,令人难受的沉默气氛微有松动。

总还有下一战。

 

 

画面上安文逸的小手冰凉护在一寸灰身前拦下了一枪穿云的子弹,第三个鬼阵急急落下。

“如果是我,一个暗阵就已经足够……再加上新杰的话。”

李轩犹豫着补完了看法,坦然接受众选手鄙视的一声“切”。

他和张新杰的配合,并不是没有过,奈何他们都是辅助型职业,注定捆绑不到一起。

正如他们的性格。

 

若可并肩。

 

李轩仔细想想他们也曾是并肩过的。

零零散散的片段被埋没于七年之前的少年记忆中。

角落的黑暗阴影。

侥幸拨出的熟悉号码。

绝望深处挣扎着的希望。

“我以为你会选择更谨慎的方式呢,新杰。”

艰难地爬起,抹了把脸上的灰尘,他与戴了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清瘦少年背靠背。

“这就是我认定正确的处理方式。”

“真不退?”

“不退。”

“那就打吧。”

那是李轩和张新杰高中生涯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参与打架事件。

彻底不理智地疯狂了一把青春之后,他们各自被领去教导处写了长长的检讨书。

 

再之后,张新杰告诉李轩他要去霸图了。

李轩愣了愣,笑容有些僵硬地对他说,恭喜。

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和虚空签约了,我不会介意的。

什么啊……你这也太任性了吧?

不是任性,虚空不需要我。

 

“李轩,我们不合适。”

 

他无法反驳。

他知道他们不合适,一直都知道。

他以为他只要去包容张新杰的任性就够了,而张新杰需要的是改变,是真正的并肩高处。

 

若可并肩。

高处又该是何等风景呢?

 

 

“虚空,李轩。”

“霸图,张新杰。”

 

 

没有了年少轻狂的资本,只是虚空的阵鬼,只是霸图的牧师。

唯有心心念念去追逐荣耀,而战至最后,身边的人也不会是你。

 

 

比赛结束,他们握手,再见。

 

 

从来都不被刻意想起。

而永远不会轻易忘记。

 

 

若我爱你。

 

 

 

 

 

FIN=

2014.04.06 14:10

 

 

=================

=====小小FREE TALK一下=====

有没有人能够吃下我这份安利QAQ

虽然主萌还是韩张和双鬼,但我还是希望轩哥和新杰的过去在一起简直执念_(:з」∠)_

其实脑补的是轩哥和新杰是那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BE感觉吧,他们一起经历了成长,而最后陪伴走下去的又不是彼此。

时间线基本对照了原著,略幸苦地把所有轩哥出场还有这两人互动部分都看了一遍,才有这篇原著向JQ发展的【咦私设可以吃吗

写着写着我就苏起了轩哥,烂尾了已哭泣_(:з」∠)_

以及这个标题我还会写一篇孙肖,和这个标题相对的还有一个梗,大概会是一个(伪)系列【。

 

评论 ( 11 )
热度 ( 3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