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我流。笔记+感想混杂。


《守りの名将・上杉景勝の戦歴》


军神的继承者——上杉景胜    

三池纯正-著  不懂战国-译




序章标题写作 上杉谦信的养子,读作 爸爸的抉择之二子争宠(。


【 按照新泻大学井上锐夫教授的推测,谦信让景虎娶景胜之妹,以此使景虎和景胜二人结成兄弟关系,景胜为越后国主,有着北条氏背景的景虎为关东管领,二人联手共同促进上杉氏家运兴隆。但事与愿违,正因为谦信没有指明继承人这一事实,一场动乱就此拉开序幕。 】


看御馆之乱对立图,景胜的势力显然胜于景虎,但景虎方还有北条家和其请的诸多后援。前期景胜虽多小胜,景虎却攻势不减,最后把景胜孤立在看的春日山城,并且形成包围网。


然后,景胜就和四郎结盟啦!

客观来说这一结盟是让胜赖从支援景虎方变成了同受两边恩惠的调停人。

主观来说我竟然能从中看出四郎的可爱和机智我果然是没救了(。五十枚黄金这种旁人眼里的黑点正是我眼中的萌点啊。


缓解了武田的军事压力,景胜还反攻了,把景虎孤立于御馆。

胜赖的调停还是有点面子上的作用,然而他一走那两位又打起来了。

可景虎太惨了,最后众叛亲离,自杀了。


再次意识到,信长不愧是魔王,势力恐怖。就是看记述而已,也能感受到压迫感。突然庆幸有本能寺之变,否则,难以想象……其他家迟早都得被灭了_(:з)∠)_


秀吉时代。

这段讲昌幸与家康的恩怨和我看平山老师的书里不一样,平山老师说是秀吉故意使用的手段,而这边说秀吉是被昌幸打乱了让家康服软的计划。

(家康上洛后,在秀吉的默许下)新发田之乱终结。

景胜和秀吉看起来很友好地友好通信还蛮微妙的。

 

【 秀吉委任上杉景胜管理越后及佐渡的金山,并下发命令代官直江兼续献纳金银的朱印状。按照庆长三年(1598)秀吉死时左右的相关记录,丰臣政权所藏金子约六成是来自于上杉氏领内进献的,可见上杉景胜对于丰臣政权的巨大支持作用。 】


文禄之役。景胜作为秀吉的名代出兵。


【 根据学者朝尾直弘的指摘,此次转封的背后体现了丰臣政权内“中央集权派”与“领国分权派”之间的对立。

以丰臣政权奉行众石田三成、增田长盛等人为代表的“中央集权派”通过手段瓦解北条氏、伊达氏等传统的、独立性强的大名,以达到中央集权的目的,之前受北条氏和伊达氏威胁的佐竹氏和宇都宫氏处在支持上述做法的立场;

而德川家康、北条氏及伊达氏等则是以维持自己的领国甚至找寻机会扩大势力为目标。秀吉通过武力征伐攻灭了北条氏,转封了德川家康,又减封了伊达政宗,还将深得信任的蒲生氏乡安插在会津以牵制南北呼应的德川家康和伊达政宗。

因蒲生氏乡的死亡,上述平衡再次被打破,蒲生秀行迎娶了德川家康之女振姬,反而与德川氏建立了密切的关系。而以石田三成为代表的“中央集权派”则再次运作,将德川方的蒲生秀行改易减封,加封与己方关系较深的上杉景胜,重新楔入德川家康和伊达政宗之间。 】


【 随着上杉氏转封会津,随同转封的那些出身于越后的家臣们也不得以离开了历代传承的旧领,对于上杉景胜来说,这正好是一个重新整备家臣团及家内知行制的好机会,也是上杉氏由战国大名向近世大名转化的起点。】


【 在德川家康与石田三成的对立过程中,上杉景胜具体做了什么从史料上不得而知,但按照光成准治的说法,毛利辉元和上杉景胜间暗中有所眉来眼去,自是为了对付膨胀的家康。如果这二人能够真正而有效的联手,将是对德川家康最大的威胁和挑战。但是,此时上杉景胜并未对毛利辉元等提供有力支援,反而与家康约定结姻以拉近双方的关系,家康自然也是乐于接受,双方的关系尚可说较为平稳。 】

本来我完全没懂景胜到底是在想什么……不过往后看下来,他好像根本不打算掺和战事、只想好好整自个儿家里这块地吧。

后来兼续仿佛(吃醋)为了景胜好却拉上不少仇恨值,给了家康把柄(当然大部分是捏造)被家康捏造要谋反要求上洛。然后,景胜拒绝了——好!帅!景胜的回复好帅!


【 庆长五年(1600)六月,上杉氏伏见城留守居役千坂景亲将“征伐会津”的消息报告给了上杉景胜。景胜立即中止神指城筑城,致信安田能元等五名家臣,说明了与德川家康交涉的过程,并命诸将做好战斗准备。此战必为严酷之战,不要顾及领地及家族,如有惧怕者可以退出。与强大的德川家康决战,景胜必须加强家臣团的团结,展示上杉武士的风姿。现存于山形县米泽市宫坂考古馆的据传为当时上杉景胜所穿着的兜的前立上刻日天、胜军地藏、摩利支天、不动明王、爱染明王、弁财天、饭绳大明神等七军神,仿佛继承了养父上杉谦信一般。 】

景胜公好帅!!!


虽然仗没打起来。(据我的记忆)七月十七,西军举兵。顾忌辉元,家康准备转进上方与石田三成决战。

按照文章说法,西军到底还是人心不齐、各怀鬼胎?跟我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样,这边猜测辉元的想法是想趁乱夺得西国的土地。


景胜这边跟伊达和最上家对峙着,大家谁也不知道上方那战结果会如何,就拖着时间。

怎么说呢,这种时候消息没传来之前,全靠大家运气猜,然后所有靠猜的地方,兼续全猜错了:西军输了。把自家赔上了……便宜了那边的政宗……


政宗也真是执念啊,恢复旧领(就想打上杉吧他)【 直到后来上杉景胜致力于与德川家康修复关系时,伊达政宗仍在执着的进攻上杉领。 】


【 庆次认为,开始与石田三成站在一边的诸大名要么提出人质、要么投降以求安泰,只有景胜殿没有轻易低头,乃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刚勇之将,除景胜之外无人能够作为吾主(《前田庆次道中日记》】


【 在上杉景胜最晚年卧病在床之时,取法名“宗心”,这也是上杉谦信的法名。在景胜生命将尽的最后时刻,仍表示自己乃是谦信的正统继承者。】



关原之后看得我都挺心塞……但为了家族之名与生存也没有办法啊。QAQ 想记好多事件但最终不打算记了,总之,一言以蔽之——

景胜公人超好!!!

也幸好一路有兼续陪着他……不然独自撑到最后会更辛苦吧。

果然比起谦信公,我更喜欢景胜公时代的上杉家啦。这个人实力圈粉!


评论
热度 ( 2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