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双重沼中

森鸥外。芥川龙之介。志贺直哉。
文アル的白樺派推/志贺中心/志贺太宰sgdz/芥川志贺akdz

真田信之。小早川隆景。←对象意味
毛利隆元。丰臣秀长。←天使意味
总体来说就是个毛利推ꉂ(ˊᗜˋ*)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偏爱w
基本是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夏日的风

· z5人设。伪拉郎:竹中半兵卫x小早川隆景。
· 现代PARO。不科学的脱宅计划。历史捏他x1。

——————————————

“喂——你,难道很喜欢吃鱼吗?”

随着话音一道来得突然的,还有重物入水的响声。转瞬间,本是悠然游行的鱼儿倏地就四散开去,近岸处便只剩了水面的层层涟漪,和那个不巧正蹲在一边看鱼而被落石溅起的水花直直泼了满脸的人。

小早川隆景想他过去十几年也不曾有过这样狼狈的经历。心烦意乱地抹了抹脸,却仍有水珠不断从他的发梢簌簌落下,打湿衣服。那罪魁祸首就在此时蹦到他面前,顶着一张无辜且天真的笑脸,可眼里恶作剧得逞的喜色分明可见。

“抱歉啦。因为你一直在盯着那些鱼看嘛。”

这大概也是他所听过的最没有诚意的道歉了 ,甚至末了这语气都微妙地转变成了小孩子撒娇。那句模棱两可的解释之后的意图,到底是想引起他的注意,还是单纯为了捉弄他的乐趣呢?他也无心细想,只摆出一贯温和笑容应付,转而拨弄着湿漉漉的额发。
然后他遭受了这一天的第二个惊吓。

竹中半兵卫依旧掂着脚尖、依旧努力地用干毛巾蹂躏着受害者的一头卷毛、依旧欢快地显现着竹中半兵卫式道歉的十分诚意与友好。

他手下的受害者已经从完全僵硬的状态逐渐恢复到了局部僵硬——至少那还是个僵硬的笑容。

为什么今天会这么倒霉呢?小早川隆景叹了口气,而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个玄学问题的时候,出于对发量的深切担忧,尤其回想起那总是出入他家、对谁都笑得渗人的和尚光亮的脑袋,他终于忍不住把身前的熊孩子给扒拉了下来。

竹中半兵卫很轻,倒不止是说他的重量,触碰他的感觉就像是不用力抱住便会随风消散似的,哪怕他仍似孩童般吵闹——仿佛只有那点生气才显得他这个人是存在的。

小早川隆景怔怔放开手。他才发现这是他第一次去注意竹中半兵卫,那曾是他印象里一个与其他路人没有太大区别的模糊影子而已。

“喂——怎么了吗?你又露出了那样的表情哦。”

果然还是有点区别的,就算是影子,这个人也是更烦人一些的类型呢……不,这完全是精怪了吧。他想着,按下那双试图扰乱他视线的手,有些无奈。

“……我并不喜欢吃鱼。”

“诶——”

“但是……”

他忽地侧过头去,与注视长久的目光相撞。

最近家里有点不对劲。
吉川元春一边吃着属于他的那份甜点,一边将他深思熟虑得出的这个结论告诉了隆元。

“你不觉得最近家里太平过头了吗?”见自家兄长并没有赞同的意思,他不禁拔高了音量,“隆景有情况,肯定有情况啊!他都几天没跟我抬杠了?这不是他的风格啊!所以!”完全沉浸于自我的元春激动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所以他不是有个巨大的阴谋,就是在外面有了——有了……了……”

叹了口气,毛利隆元把突然石化的弟弟拉回座位,随即转头去,果然……就见毛利元就正以一种难以名状的深沉目光看着这边,顿时心头一紧。

“隆元啊,你说隆景是不是不爱我了,最近在学校他都不怎么来找我,总跟两个孩子一起……”

等等先前那个嫌他总来找你、不和同龄人相处的不也是你吗……算了跟自家老爹较真你就输了。
毛利隆元认命地听着老爹开始倾诉,从被儿子冷淡的伤痛到标准的花式夸儿子结局——准确说是三子,同时瞥见餐桌那边的元春正试图以把脸埋进碗里的方式蒙死自己。

毛利家长男今天也感到了心累,超累。

事件的中心人物却姗姗来迟。

“官兵卫!官兵卫!听我说哦!我当时可是以参加铅球考试的水平用力扔了那块砖的!超努力是吧!”

“为什么你还有力气干这种无聊的事……”

“好痛!不要拿书敲我的头啦!那可是隆景诶!对谁都笑眯眯的隆景!”

“……所以说他生气了吗?”

“很遗憾……但是,我有特别的收获哦。”

那又是意料之外的。

风掠过后颈微微凉,小早川隆景回过头去。欢喜的课间铃声也恰在此刻响起,惊飞了树上鸟雀,又累得叶落纷纷。他突然觉得这世间竟是如此热闹,远处渐长的人声听来都十分可爱,再不比他从前印象里的山水清冷。

而竹中半兵卫的眼睛却是极安静的。全然不似他时常令人吃惊的作为,也难以教人联系起他随心所欲的性子。安静得竟有几分温柔味道。

“官兵卫说你的眼睛很冷……果然是呢。”

仍是顶着一张无辜且天真的脸,半兵卫站定在隆景身前,“那么——”

他慢慢抬起了手。

“好好笑一笑吧。不要再露出那样的表情啦。”

他捏上了隆景的脸,帮其做出了一个被拉扯得过分的笑容。

“好痛!”

刚刚的温柔果然还是错觉啊!在这里的是恶魔吧!
然而小恶魔才不在意这些,他只是笑得十分得意,搂着隆景的脖子又舒服地趴上他的后背。

“嗯,接下来送我去上课吧。以及——你刚刚没有说出口的那些青春期烦恼,我也可以顺便倾听一下哦。”

“等等为什么……”

“好啦你难道想下节课也翘掉吗?友情提示,下节课是毛利老师……哇,你原来也可以走这么快?”

小早川隆景恐怕就是在那时候明白了,竹中半兵卫这个人,总是有办法让他措手不及的。

“官兵卫,你知道吗,毛利隆元、吉川元春,和隆景,是亲兄弟哦!是不是很神奇!明明姓氏都不一样诶!居然是亲兄弟!而且隆景跟……”

砰——

“半兵卫,安静。”

吉川元春是最后一个放弃抵抗的,也就是说他是被强迫着坐到餐桌前的。

“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难怪隆景这几天笑得感觉也变了……一切都是为了这个阴谋……”

“元春兄上,你再废话下去,我只好亲手喂你了。”

全程保持着优雅微笑的小早川隆景敲了敲桌子,显然有几分威胁的意味。随后,他的长兄满脸悲悯地把某个物体推近了元春。

“元春,快吃吧,难得隆景亲自下厨……”

“不父上……我…………唔……呜……”

被元就推了一把不得不体会眼前看着就十分可疑的料理的元春表示,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吃鲑鱼了。

而毛利家当主笑得十分慈爱,今天家里也一派兄友弟恭的和谐气氛呢。

“哈哈哈哈,官兵卫的料理被恶评了啊!”

“没想到会这样呢,开始感觉有点对不起元春了……”

“诶诶,也不全是隆景的错。主意是我出的,料理是官兵卫做的……大家都要负起责任。官兵卫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是。”

“那就一起去道歉吧。你们还没来过我家吧?”

“好啊好啊!想去隆景的家玩!”

“半兵卫,太失礼了……”

那都是意料之外的。

“半兵卫,你刚刚是不是跟我说了什么?”

“什么什么?什么时候?”

“就是方才起风时……你在背后与我说了什么?”

“嗯……我前面说啊——”

半兵卫忽地就放开了攀着隆景的手,跳下地来,几乎没怎么停留就继续向前跑去。

“快要迟到啦——”

他仿佛一阵风。

而夏天的风也徒然拥有了人的温度。






END。
——————————

* 七月份的复健黑历史。改了改还是决定发出来了。
* 官兵卫的料理是捏他了元春死因的逸话…………但在这里只是对自己的料理颇有自信、试图帮助隆景坦率地表达对兄弟的关爱、却造成了意外的(对元春来说是隆景的又一)恶作剧的效果的官兵卫。

评论
热度 ( 1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