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闪恩】故人不可见

·过去写给小伙伴作为生贺的旧文

·短篇+二十六字母命题

·CP: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史诗向+原著向

 

 

BY陌雪

 

 

 

纯金酒杯里映着他眸色的深红液体忽地起了几分波澜,当时,征服王的话音还未绝于庭院的结界。

“英雄王,你的心愿是什么?”

瞬间就有什么东西在心底苏醒,分明是已埋葬于千年前的冥河之岸的执念,却一点点变得清晰。而且,还是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夜晚。不过他仍是保持着执杯的动作,只是不经意间悄然散了几分锐气。

坐于一方的王者不禁又开了口:”正如骑士王是为了拯救她的故土万民,吾是为了实现征服世界的梦想,那么,英雄王,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想得到圣杯呢?“

 

死前,又是因为什么而成为英灵的呢?

 

——残存于此地的,最后执念,罢了。

 

 

曾有一个人与他同登高处,俯瞰风景,然后那人说他像太阳,是整个美索不达米亚的太阳。

那时候,他其实也很想告诉那人,那人笑着的样子可比月之女神好看多了。

但是,有些东西,一时没有去抓住,就再也没办法抓住了。

当然,吉尔伽美什是不信的。

所以,后来,他坐在冰凉的石阶上,握着那人冰冰凉凉的手,说:”你不会死。王命令你不死,你又怎么敢死?“

可这样的妄言到底还是抓不住那只手。

 

感受到了令人仿佛要窒息的死亡气息向那人逼近,他眼睁睁见生的色彩渐渐被剥离,那人向来笑着的面容却有泪水落下。他不禁迷惘。

“如今你是在因我而后悔吗?”

“不,吉尔,我只是一想到这漫长的生命日后将再没有人陪你度过……”

那人轻轻阖了眼目,敛去翠绿中的哀伤。

“你,会寂寞的。”

……该怎么办呢,吉尔?

 

乌鲁克的太阳,一时间就失了光芒。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因为那样的话而惶恐。

他是乌鲁克之王,是神之子,是无所畏惧的。

而他也怕寂寞。

不如说他是怕恩奇都的离开。

这是他从前所料不及的,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但恩奇都依旧是自说自话地走了。

 

他在冰凉的石阶上想了很久,寒意渗透了骨头的每一寸,直入人心。

 

若是没有恩奇都,这漫漫长生、这万民敬仰,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还是,总是,这样自以为是。

他说恩奇都不能死,就是不能死。

 

于是古老的宫殿注目它的主人远去,身后的骄傲是时光最后驻足的印迹。

 

 

 

他抬眼,试图用现实去埋没翻覆的记忆。然后,由日暮至永夜的迷惘之路与冥河死海之滨亡灵的哀叹,统统化入杯酒。

突然瞥见另两位王者仍是在等他的答复,他笑了起来,”我啊……“

 

 

不知何时浮现的清清浅浅宛如翡翠的眸子在刹那支离破碎。

 

“吾友,如何才能使你复生呢?”

死亡海滨的日暮,他努力去拼凑起那眼睛里的温柔笑意。

“吉尔,人无法永生。”

 

也许,最后的执念的结果并不必深究。

 

 

他觉得自己是醉了,恍惚之间竟是失了王的威严,于是他这次笑得有点张狂,一如千年前。

“圣杯本来就是本王的藏品,本王不过是想看看你们中谁更有资格得到王的赏赐罢了。”

 

他想恩奇都是对的。

他会寂寞。

的确,他很寂寞。

所以,偶尔用一场游戏来打发时间未尝不好。

 

 

 

——呐,吾友啊……

 

 

 

 

 

FIN.=

=====小小FreeTalk一下=====

美索不达米亚夫妇一直是我的本命cp,从2012年或是还要稍早一会儿我看FZ小说入坑以来,始终是我理想的cp典范除了BE【。阔别两年之后写的这篇是圆满了我对原著肖想很久的这个梗,可惜再多的细节和过去的考证大概都忘记了_(:з」∠)_

之后放一下我2012年写的字母命题微小说,纯史诗向,算是补全那个短篇的回忆吧?

===

 

 

 

 

A-along-沿着

黑暗之后,太阳升起,他终抵死亡的海滨。

——吾友,你在何处?

 

 

B-bury-埋葬

史书上只是剩下两个毫无生气的名字。

 

 

C-colour-颜色

那如同太阳的灿烂色彩在瞬间柔和了几分。

——仿佛能在这浅绿的梦境一醉不醒。

 

 

D-danger-危险

“再往下一寸你就死定了哟,吉尔~”

他看见友人无害的笑容却莫名地感受到莫名的可怕寒意。

 

 

E-ego-自负

没有本王的允许,你怎么敢死呢?

——他仍不认为自己错了。

 

 

F-fetish-恋物癖

他在喊出那个名字的时候,连自己都未察觉嘴角的笑容。

 

 

G-ghost-亡灵

他保持了那个姿势很久,哪怕怀中的只是虚无。

 

 

H-halve-分享

这个世界,只有你能与本王并肩而行。

 

 

I-influence-影响

他们相遇——

自此,乌鲁克之王的赞歌开始谱写。

 

 

J-jade-浅绿色/翡翠

王失神地把玩着手中散发柔光的玉石。

——真是像极那故人的眼睛。

 

 

K-killer-致命之物

无人倾诉的寂寞是足以致命的毒药。

 

 

L-labyrinth-迷宫

梦境里永无止境的死循环。

——只是想……再听到他的歌声啊……

 

 

M-medicine-药

使人复活的仙草——他苦苦追求的最后生机。

 

 

N-nobody-无人

王已远去。

 

 

O-own-拥有

他引以为傲的所有财宝在神对他的赐予面前颜色皆失。

 

 

P-prime-最初的

古老的石壁上刻着一位王者和他的友人。

 

 

Q-question-问题

“如何才能使你回来,吾友?”

他一如既往地勾起笑容。

“人无法永生,吉尔。”

——却是无奈而残忍的笑。

 

 

R-regenerate-再生

“回答本王,你就是明知妄为也要仰仗王之光辉的魔术师吗?”

 

 

S-sun-太阳

他从那个角度仰望高台上的男人,如此灼目。

 

 

T-time-时代

一切繁华皆归为尘土。

 

 

U-ulcerate-溃烂

再没有人敢去触碰他的伤口——使致逐渐溃烂。

所幸,至少这能令他怀念起那个人。

 

 

V-verse-诗节

“普天之下的英雄无人能出其右,他是群雄的王者。”
“他的名字为万民传颂至今—吉尔加美什。”

 

 

W-wait-等待

他想总有一天他会再次听到他的歌声。

 

 

X-x-未知

故事的初端开始于此地。

尽管我们尚未料及彼此间的羁绊深至如此。

 

 

Y-youth-青年时期

他们携手而行,无所畏惧。

尚是年少轻狂。

 

 

Z-zero-零

纵然太多妄想,到了终章也将一切归零。

 

 

 

FIN=

=========

 

 

评论 ( 1 )
热度 ( 59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