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双重沼中

森鸥外。芥川龙之介。志贺直哉。
文アル的白樺派推/志贺中心/志贺太宰sgdz/芥川志贺akdz

真田信之。小早川隆景。←对象意味
毛利隆元。丰臣秀长。←天使意味
总体来说就是个毛利推ꉂ(ˊᗜˋ*)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偏爱w
基本是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全职高手同人

>>>回忆三十题挑了几题练笔。

>>>乐林。黄王。喻王。

>>>今天也在造福冷cp的我【x

 

 

 

>>>乐林。
>>>【那时我们还年轻】


无论是发愣半天扔到购物车里的百花牌蜂蜜还是床头摆放的旧款唐三打手办。
总是忘不掉那些过去骄傲的荣光岁月的。
那时他们还年轻。


“还打么?”
“不打了。”

忽地就一时沉默得两人尴尬。
张佳乐大概是没什么心情再说话。
林敬言知道他在想什么,勉强扯了扯唇角去拿账号卡。

“老林,你看着,我们会赢的。”

听到那边的声音,指尖顿了顿,也只是片刻,他稳稳地抽出账号卡,然后回头笑笑,说,好。

说不清道不明的无故心酸。

就像过去的某一晚酒醉后的张佳乐拽着他的衣襟在他耳畔不依不饶地反复念叨,老林啊,我们会赢的。他说是啊。

还以为他们还年轻。


林敬言走的那天,张佳乐给了他一个拥抱,久得近乎几分缠绵意味,可他都来不及再说些什么。

“张佳乐。”
他到底还是回头唤他。
“我等你的冠军。”


即使不再年轻,而依然相信——
我们终会赢得荣耀。


 

======

>>>黄王。
>>>【然后呢】


王杰希撑着脑袋,试图阻止那些不断涌上来的睡意,半眯了眼去看黄少天,浑浑噩噩地也听不清他究竟说了什么,顺口就接了句——
“然后呢?”


“然后我喜欢你呀。”


他略略醒了神,看到对方一副怎么严肃都有种莫名喜感的表情,清了清嗓子,唇齿一张一合。

“王杰希,我喜欢你。”

他愣了愣,几个字在他大脑里无限循环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然后呢?”

然后黄少天吻了上来。

 

 

 

=======

>>>喻王。
>>>【长恨歌】


也不知是哪位大胆的门人发现的,那深居简出的蓝溪阁阁主每到七月十五总是在阁内寻不见踪影。

偏巧那日金陵城外亦有人惊叹不知何处来的绝世人物翩然而过,总以为是鬼日见了鬼影。

而若往里去,许是能看到旧日蓝雨微草决战的残垣断壁,今是多了一地清酒,以祭故人。


天地苍茫。
不过青山白骨。

 

 

==

FIN=

====

 

说几句。

乐林第一次写,写不来日常嘤嘤嘤_(:з」∠)_

黄王大概是校园paro吧。

喻王古风paro背景参见我之前那篇《醒梦》

 

后面越写越短其实是因为某位太太在我写的时候一旁跟我说新开的脑洞害我不停hhh出戏惹【x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