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喻王+黄刘】此局

>>>08.10 黄少天,生日快乐。

>>> 全职高手同人。古风paro私设。
>>> 喻文州x王杰希。黄少天x刘小别。

>>>文BY陌雪
>>>初局-布局-战局。各取片段。

 

>>>与其说是片段,不如说是预告_(:з」∠)_

 

 

 


“你说过的话可还算数?”

喻文州不曾想那素色衣衫的人当真捧了一方木盒逾了千里来见他,分明执拗地来问个究竟,开口却是淡淡语气。他微微叹了口气,故作看不清微草门主眼里鬼火似的幽冥光亮,只一贯温和地笑笑。

“对你,自然是算数的。”



“文州文州你是不是被王杰希下药了!”风风火火闯进来的人这么一声还真是让喻文州愣了愣,随即而来的自说自话更是教蓝溪阁阁主不由地嘴角抽搐,“一定是这样的吧不然怎么会让他来蓝溪阁呢我这就去找他要解药……“

“少天。”喻文州终于是无奈出声唤住了话多的剑客,也是怕黄少天真贸贸然跑过去寻事。他略略抬眼对上那边疑惑的目光,顿了几秒,忽地说,“去帝都吧。“

“什、什么?”黄少天怔了怔,一时间竟忘了言语。半是为这玩笑似的指示,半是为喻文州的神色。

黄少天见过这样熟悉的神色,那年微草围城之日蓝雨高楼之上也不过是这人如此神色,眼里定定的几分倔强几分狠绝。

这是喻文州,或者说,这是蓝雨的执掌者。

蓝雨的执掌者就笑着——笑起来竟能显得几分凛冽地——看着他,又重复了遍刚才的话。

“帝都么……”黄少天皱眉,完完全全收起了玩笑心思,“是与微草有关?“

“是。”喻文州转了视线,白玉杯,药香浮绿。“……三日,微草这三日也该布置些什么了吧。“

“这就是王杰希来蓝溪阁的原因?“

“……谁知道呢。“

喻文州笑笑举起茶盏,入口才觉盏中茶凉。


 


黄少天好笑地看着那个被他的剑抵住脖颈还一脸高冷的微草弟子。

“你们微草的人都这么倔吗?”

刘小别白了他一眼,抿了抿唇,不高兴说话。

“你这是什么态度,败在本剑圣剑下也是一种荣幸,荣幸好吗!”

尾音还未落,黄少天忽地手腕一翻。

兵器碰撞的声响。

长剑被短刀架住。

刘小别扬了扬眉,握刀右手更加了些力道。

“啧啧,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身法挺快的嘛,不过和本剑圣比,还是差远了……”

“要你废话!”

刘小别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话,他本是一心想拦一拦黄少天,好给小师弟多点时间布置人手,可黄少天似乎偏是称了他的意和他纠缠不休了,真是惹了个大麻烦。他平时自恃身法极快,如今竟是怎么走避都被黄少天给捉住。

黄少天,是黄少天,微草的敌人,蓝雨的剑圣。

他深深呼吸来平静心中的起伏。

那是他曾经仰慕的人也好,那是他试图超越的目标也罢。

此刻,他只是微草的敌人,蓝雨的剑圣。

夜光衬着刘小别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突然使力,荡开黄少天的剑,然后很快退了几步,弃了短刀,得空抽出长剑。

单薄的少年就像是那片黑暗里闪烁寒芒的利刃,微草的利刃。

“黄少天。”

追魂剑指黄少天。

“来战吧。”

刘小别一字一句说,说给那边的剑客听。


 


“既然他以身犯险一赌,我怎能不奉陪呢。”

无人对弈的石台,拂乱满盘黑白子。



黄少天盯着那微草弟子看了一会儿,难得没有多话。

“好,来战。”

冰雨剑气起。

裂断此夜。

 



“帝都之役,微草门主不妨猜猜看,我们谁输谁赢呢?”




满盘杀伐不休。

翻天覆地。


 


END=

评论
热度 ( 3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