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顾漂】逐水漂流

>>>大家中秋快乐。
>>>本质就是复健练习。

>>>网游之近战法师 同人
>>>顾飞x漂流



待黑袍法师踏上最后一级石阶,最先入眼便是那半倚着树朝他笑笑的人长发被风微微吹起,再加之山上风景月色朦胧,恍若梦境似的没有实感。于是顾飞怔了怔,也不知是该说漂流真是花得一番好心思,还是该说良辰美景奈何天。好在到底还是对方开了口,就像是招呼老朋友,很自然地对他说“你来了啊。”虽然附赠上的那个无辜笑容怎么都显得几分狡黠之意——大概这也只是顾飞的主观心理作用。

“所以说,你费心算计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月亮?”一手按上腰间的暗夜流光剑,顾老师终于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拿出了教育工作者的语气打算开始对眼前的“惯犯”进行思想教育。他熟知漂流本就是一句话非要转个山路十八弯才交代清楚的性子,却也忍不住故意板起脸来说教他。他有时想想总是有些担忧的,漂流这么重的心思,怕是哪天这小身板儿被压垮了,该如何是好。
“不出此下策,也不知道千里大法师什么时候有空闲来一起看月亮啊,这可是有时间限制的。”漂流苦笑,下意识就想去摸法杖,虽说千里一醉并非是滥杀无辜pk狂魔,但是秒杀法师始终是平行世界的一大噩梦。
顾飞确是在开玩笑,自然没想到要动杀手,何况自己也是理亏。但见了漂流一闪而过的慌张神色,思路忽地一转,眼下场景可不正是“中秋夜暴徒持刀逼迫良家妇女”的节奏吗?脸上立时有些尴尬,于是他别开视线,随口就换了话题,“也亏你找得到这样的地方。”
“走过的地方多了,自然见得多了。”这么说着的漂流笑了笑,笑得很柔和。然后顾飞突然就想到了水,流水。
漂流就是一个很像水的人。
落衣红莲里的绛色身影,却偏偏如水淡薄,教人怎么也抓不住、看不透。

最初御天神鸣曾是问过他对漂流的印象,迷迷糊糊半醉的千里一醉分不清是无心亦或是有意,直直看着小雷酒馆最贵的酒水映出的倒影,说,“漂流与公子,像,又不像。”不顾在座微微挑起眉的韩家公子的脸色,也不顾一边御天神鸣目瞪口呆的神情,云端城的大魔王千里一醉自顾自地说下去,“只是公子貌若天仙,却是刻薄。漂流啊……”他半眯着眼,似乎这样便能够看清什么似的,扬起了嘴角,“漂流是英姿飒爽,倒是如水淡薄。”
此后换来的自然是韩家公子轻蔑一笑,御天神鸣则面色复杂地小声问一旁潜行的剑鬼“老大老大,你说千里真的是体育老师而不是语文老师吗”。

“怎么?”觉出身边人莫名盯着自己看了许久,漂流不自然地回视,便见顾飞正皱着眉所有所思,不免好奇起来,“想什么呢?”
“在想一个困扰了我很久的问题。”
“是什么?”
于是平行世界第一杀手千里一醉以一脸认真神情,严肃地向曾平行世界第一法师漂流发问:
“你吟唱落衣红莲的时候,到底相隔多少时间,那个'开'字才会失效呢?”
然后漂流大法师“噗”地一声笑了出来,问他,“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下次又要拿什么来堵我的嘴呢?”
“你可以试试看。”
千里一醉同是笑着回答他的,微笑,颇是高深莫测。

“落衣红莲。”

“瞬间移动,动。”


漂流最后还是没有来得及说出那个“开”字。
因为本身就是挂的千里一醉已经瞬间移动到了他的面前。


以吻缄言。






---------------------------
远去千里,逐水漂流。




END.

有一点声明。其中“漂流与公子,像,又不像”这句是借鉴了《几渡山海》,因为我私心觉得很认同这句话orz不过我想表达的意思与那位作者太太并不太一样。若算抄袭我只能万分抱歉地回删了_(:з)∠)_

最后那句算是题意。
很喜欢这二位,几次都想写,这回终于下手了。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