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酒烟】山不离水

>>>名曰复健练习。
>>>实则补全课上脑洞。

>>>网游之近战法师 同人
>>>韩家公子x剑鬼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只能说可惜顾飞虽出于功夫世家却也不是多好读书的,且御天虽是个学生却也是从不好好听课的主,不然若他们有看到过孔老夫子说过的这句话,必会是仰天长叹古人诚不欺我,这不就是在说公子和剑鬼么?
事实上,顾老师确实有过与此类似的感受,尽管,或许在他心目中,剑鬼是所谓的“仁者”无可厚非,而韩家公子大概只是“有智慧的禽兽”吧。
韩家公子与剑鬼,似乎是天生的对比。
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以及为人处事。
以至于顾飞也不能理解,这俩搭一起,到底是想说明人不可貌相呢,还是天道无常造化弄人?

“也不知道剑鬼是怎么忍得了公子这么多年的……”
听多了御天这般的小声感慨,顾飞思路一偏,脑海中竟是忍不住现出一个奇妙的场景:多智似妖的白骨精韩家公子与树下安然潜行,啊不,是端坐着的唐僧剑鬼……想着想着顾飞就不自觉按上了腰间的剑柄,他坚信自己一定是那半路跳出来高举暗夜流光剑替天行道的顾悟空。
“御天你走点心吧,你什么时候见过公子对剑鬼开嘲讽?”战无伤以成熟男人的姿态不动声色地表达了对御天神鸣的鄙视。
“嘿嘿,你们想知道公子和剑鬼的渊源吗?”
三人回头一看,角落里佑哥此时是放下了宝贝记事本,正一脸“快来问我啊”的伪·高深莫测,于是三人很快很有默契地又转回了头。
“喂喂喂都理一下我啊!难道你们真的不想知道当年的酒烟双鬼的传奇往事吗!难道你们真的不好奇公子是怎么把剑鬼老大拐到身边的吗!难道你们真的不……”
佑哥突然就住了口绝对不是无缘无故,而是出于一种防御本能。因为他发现眼前的三人此刻看着他的目光竟是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难道…………
“佑哥你知道的还真多啊?”果不其然,一身白衣的牧师轻轻巧巧地越过众人落座,手里自然是酒瓶,这会儿却也不急着喝酒,反而是微笑着问那边呆立的骑士,“你倒是说说,本公子是怎么把剑鬼拐到身边的?”
韩家公子的微笑,也正如他的法杖,假象的生命。其真正意义多半是在思量将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愉悦地将某些人整得很惨。
“剑鬼你也别潜行了,坐过来一起听听。”
于是众人才见盗贼老大尴尬现身,心里多少也起了些负罪感,纷纷悔悟自己怎么就被八卦蒙了心呢。
剑鬼看韩家公子正似笑非笑盯着他,也只好老老实实坐去牧师身边,无奈地说,“他们都是在开玩笑,你别太计较。”
“我们俩的事,我怎么能不计较?”韩家公子挑了挑眉,视线转向一边,冷笑笑得众人俱是一凛。
“……随你吧。”剑鬼神色怜悯地望了望那边受苦的群众,群众则恨不得以泪表示老大你不能惯着公子啊。

“剑鬼。”
“嗯?”
“我是认真的。”
“什么?”
“本公子看上你了。”
“…………公子你醉了。”
“怎么?被本公子看上,你还不乐意了?”
“…………”
“想说什么就说吧。”
“……公子。”
“嗯。”
“就这样吧。”
“哪样?”
“一切随你。”


顾飞是第一个从僵直效果中缓过来的,丢下一句“通缉任务”便匆匆走了,然后御天神鸣和战无伤赶紧各自找了个不大不小的理由转身开溜,惊觉两边凉飕飕的佑哥话也没说完整就拿着小本本追随而去。
包间里,理所当然地,就剩下了两个人。

“练级?”
“一起。”
“好。”


相视而笑。再无须多言。



————————
END.


第一次写酒烟。愉悦地自我圆满了几个奇妙的脑洞w
不会取文题……题意大概就是山水不离,也共春秋【。

评论
热度 ( 32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