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双花】秋景


>>>孙哲平x张佳乐。
>>>短。文题现起无意义。
>>>本意报社,无故成了励志[x



才出门,扑面而来便是冷落秋风。
张佳乐本是松松垮垮地套着外衣,不禁就觉得一阵寒意直直入心。他皱了皱眉,低头去拉起外衣的拉链,发现风吹叶落,这会儿他脚下竟是满地狼藉。
于是没有由来地一恍神,他想到了孙哲平。

张佳乐曾经想过,孙哲平的伤是多重呢,手是多痛呢,否则那个倔强的身影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连同那繁花血景都成了一场空梦。
不过,若是深究起来,这来来去去的雷厉风行,也还真是孙哲平的风格。
张佳乐忽地想起他过去那这一点与孙哲平开玩笑,“就你这作风,日后哪个女孩子会跟着你啊?”
孙哲平抬眼看了看他,只淡淡道,“世上这么多人,总还有不嫌我的。”
张佳乐啧啧几声欲再开口嘲他,却见孙哲平已经先一步往门外走,他对着那潇洒的背影愣了片刻,随即便嚷嚷着追过去,“哎哎哎孙哲平你等等我一起去吃饭啊!怎么先走了!”
那个人总是这么自说自话的。张佳乐现在想想,也是忍不住苦笑。自说自话地和他一起组战队,自说自话地一路向前,再到最后,自说自话地走掉。以至于张佳乐如此熟悉孙哲平的背影。
“混蛋。”
张佳乐狠狠骂。
都是那个混蛋,害他从来没有机会去任性一次。
但是……
现在可以了。
因为孙哲平不在了。

不在了。

张佳乐一时就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堵在心口,闷闷的,涩涩的。
然后他告诉自己,嗯,孙哲平不在了,如今的他是百花的队长。
那些都过去了的事,又有什么可想的呢?
他踢了踢脚下的落叶,漫不经心地往前走。

所以啊……
现在,他可以放纵地,任性地,搏一搏了。

为了冠军。
为了,冠军。

张佳乐停在路口。
冠军。他默默念。
他想,他这次大概能够主动一回了。
他要以冠军的荣耀站在孙哲平的面前,骄傲地仰起头,骄傲地笑。


张佳乐深深吸了口气,竖了竖衣领,然后,倾身,迈步,踏入这秋日。
哪管冷落秋风。

哪怕他身后的世界,整个世界,都同这秋叶似的,已腐朽至根,摇摇欲坠。






END=




嗯由于最近生活里一些事儿闹得心塞所以写写乐乐的执着算是自我勉励吧。

秋冬且短,人生尚长。
评论
热度 ( 2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