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喻王】局有终焉 - 下

>>> 古风paro私设。

>>> 喻文州x王杰希。

>>> 喻文州,生日快乐。

   ←前文

>>> 文BY陌雪



王杰希在半醒未醒之间听到屋子里有一阵絮絮人声,微微睁眼,见了白晃晃一片光亮,又忙是阖了眼目。

“小门主醒了?”是方士谦的声音。

王杰希莫名颤了颤,他能感受到方士谦就在离他不远地方,此刻正往这边走来,不必去看也可以想象到那是一手药汤一脸笑得灿烂的模样,于是定了定心神,并不理会地装睡。直至那淡淡的兰草香气笼了他满面,他懒懒翻转了个身,闷闷说,“我不要喝。”

“杰希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别逼我喂你哦。”方士谦顿了顿,笑道,“虽然我是不介意的。”

这话害被子里的王杰希不禁抖了抖,才慢吞吞地钻出来,皱着眉看了看眼前的白衣男子,再看了看他手中的药碗,犹犹豫豫半晌也没伸手。

“乖乖喝完就给糖哦。”方士谦笑着哄他。若说出去,这堂堂微草门主其实和普天下所有小孩子一样,怕苦,怕吃药,怎么也不会有人信吧。

到底还是不情不愿地接过药碗,王杰希踌躇了一会儿猛地就仰头便灌,自是看不见一旁方士谦渐渐冷下的神情,但也能觉出些气氛不对。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嘴里含着糖说话都有些模糊,而王杰希是实在受不得方士谦用那种眼神一直静静盯着他看的。“诶士谦你先别笑啊,你这么一笑,我总有点心慌。”

方士谦本是想严肃地和他好好谈谈,不料竟被对方一句话便破了功,又气又笑又无可奈何,也确是拿他家小门主没个办法。

“你还知道心慌?那你知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

王杰希真就垂首想了想,这么一问无非是说暮归村一役,恍惚记起那晚喻文州的神态语气,他倒不知该如何作答了。那晚只有喻文州与王杰希,又哪来这么多是是非非?

“王杰希。”方士谦忽地叫了他名字,定定看着他,似要直直看入他心底去,他怎么都避不开那目光,认真得可怕的目光。“你身为微草的掌门,干系着门下一众弟子,干系着微草的未来安稳,这祖宗基业,这千人生灭,当是玩笑吗?”

这些话语一个字一个字地跳进他的脑海,放大了般,清晰可见。

果然吧,王杰希也并不能总是王杰希。

他勉强勾了勾唇角,眼底的光浮浮沉沉,终于归为一片幽深沉寂。

“我懂了。”

“杰希……”方士谦隐约觉得哪里有了变化,但到底是没有去挽留什么,微微叹了口气,话锋悄然一转,“送你来的蓝雨那小子算是识相,也亏得你安然无恙,不然他怎么回得去呢,必定……”

后来还有些什么话,王杰希是没再留意的。他倦倦倚在床头,又迷迷糊糊睡去,却再未有过似之前的安稳好眠。

 

 

那年初春。江都。嘉世山庄。武林大典。

人说,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有斗神叶秋的地方总会成一段传奇。这话若被烈焰拳皇韩文清听去,免不得要冷笑一声,说这分明是扯淡,什么传奇,不过是那家伙好惹麻烦罢了。

而此番却邪的一记斗气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倏忽袭去的,竟并非是擂台上的剑客,而是台下的蓝溪阁阁主。

须臾之间,剑光还未追至,已是碰撞清脆的声响。

是有什么事物斜斜飞出抵了那记斗气,自然立时便粉粉碎了一地。

“啧啧。”叶秋收起却邪,眯着眼往蓝雨那众看了看,转而目光又移了几寸,有意无意望了望微草门主的脸色。

喻文州不动。王杰希亦是不曾动的。只是那桌案上的茶盏,莫名就失了两只盖子,无人留意。

“敢问叶神,这是有何指教?”喻文州略略抬了眼缓缓道,谦和眉目中挟着几分淡淡凛意。

一时这四座的局外人都不懂这转眼的变化了。

叶秋便笑得高深莫测,不顾旁边的剑客一连串粗口,更是语出惊人,“没想到喻阁主还真是没有半点内力啊。”

一语如投石落水。局内,局外,顿时兴起了波澜万丈。

然后在那小小的骚乱与纷纷的议论中,微草门主满脸故作的震惊,失手摔了茶盏,同是一地粉粉碎,也不必再分清什么了。

随即响起的便是喻文州温温和和的声音,轻轻巧巧就足以宁息万籁——

“那又如何?”

 

王杰希突然就记起有人曾在飘摇风雨里于他耳畔温温和和说着“我从不曾放弃”,模模糊糊的身影倔强。他便鬼使神差般侧过头去看喻文州,竟觉得也像是在看自己,全都分不清了似的错觉。

于是摇了摇头,万般心念皆散。

他知道他们其实是不一样的。

 

那年的武林大典,混乱而起,混乱而终。喻文州与王杰希,也不过是参与其中的一个小角色,戏演罢,自当走各自的命路,再回苍茫天地才是。更何况,蓝雨和微草,是真正的天南海北,此去一别,倒再难见。可纵是难见,这两派的宿命恩怨还是断不了的,牵牵连连着竟是纠缠成了谁也理不清的羁绊。

 

后来,微草门主诞辰那日,蓝溪阁阁主是寄去了一方木盒作为礼物。那木盒也非是寻常,而是特地委托雷霆的家主所制的机巧之物。上好的沉香木,盒身雕刻了百草百花,如何道不得精妙绝伦?却是太精妙绝伦,毫无破绽,因而让人无从开启这木盒。

“听说微草门主素来喜爱机巧之物,亦善解。不如今日来立个赌约,若门主得以解得此物,蓝溪阁便会应门主一个要求。若始终不得解,门主便独身来蓝溪阁小住几日可好?”

旁人只见之后些时日,王杰希常常会把玩着那方木盒若有所思。

再后来,王杰希竟是抱着那木盒一意孤行独自南下去了。

 

“你说的话可还算数?”

“对你,自是算数的。”

喻文州微微叹了口气,仍是笑笑。

这来的究竟是王杰希呢,还是只是微草的门主呢?都不算太要紧了。

这局里,局外,早就分不清了。

 

 

 

门虚虚掩着,喻文州走进房间的时候,王杰希正朝着窗外万里碧空怔怔出神,捻着枚棋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叩击面前的棋盘,难得松懈下来,侧影倒显得了几分凉薄。

“想出去走走吗?”

熟悉的人声猛地让他恍回神,他偏过头,喻文州已是落座了他对面。又是那浅白衣衫,春风面目,而这温润如玉之中该是藏着怎样玄机?他一时也懒去多想,懒去应付,只懒懒扯了个笑容。

王杰希不常笑,但他笑起来是真的好看,似是无端便纷扬起漫天青莲白雪。自然不仅是好看的。喻文州叹了口气。怕是这天下也再无旁人能笑得这般傲然。

懂他这笑的意思,同是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敲了敲那方上好的榧木棋盘,问他,“那么来一盘?”

“好。”

王杰希似乎并没有什么理由好拒绝,又似乎原本便是专门候着他来,候着这盘棋。

两人就各执子对弈,远了江湖风雨,闲散得像寻常人家。

王杰希执白,先。

白子棋路奇诡,步步进取,黑子进退有度,锋芒愈现。云子本身石体通透,光照之下隐隐泛着翠蓝,此刻在古旧榧木上交织成五彩玲珑,晃人眼目。

便像是冥冥之中就有所注定。

他们俱是为这因缘而来。

 

入局。三劫循环。

 

“不和?”

“不和。”

 

那方寸布局之外的满盘杀伐,彼此心照不宣。

不知不觉便下了一季光年,岁月皆逝。

 

 

END

====

感谢阅读至此。

似乎写得有点仓促,也是考试月赶出来的,拖拖拉拉没出成本子,放了许久今天拿出来了【因为原本在写的喻王四季四景还没写完orz我对不起喻队

这其实就是一个插叙的故事,中间是喻王过去的恩怨情仇【x

大约是结合了我过去的几个脑洞,而且对这个故事本来是有挺大的布置的,比如这其实应该是叫初局的,因为真正他们的对弈将要开始,然后我不幸出坑了所以姑且坑掉了【有生之年系列x

最后小小地说明一下其中的几处伏笔。私设文州是没有内力,后来叶神当众戳穿这点其实是有点小报复之前蓝溪阁故意放出消息说他摆架子不见喻文州和黄少天,叶神突然发难的时候,王杰希和喻文州都用茶杯盖子去挡,所以叶神看了看他们两个,至于后来杰希故意趁乱干脆把杯子也摔了其实是不想让别人发现他刚刚出手过。最后那个木盒子里面其实有某人的真心话……虽然我并不想这么狗血……杰希其实解开了,不过仍是趁此机会去蓝雨……

以上。

评论
热度 ( 2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