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兼安】有颜色的世界

>>>刀剑乱舞同人

>>>和泉守兼定x大和守安定

>>>很短。题文无关。

>>>饿得自给自足【。

随机的脑洞关键词『顏色 憤怒 公主』


不知所谓的梦境。

大和守安定已经在这片黑暗里走了很久。

看不见方向,也没有目的,单一的行走使好奇心都生出厌倦。

然后他窥见了光亮。

一扇腐朽的门。

这里会是出口吗?

他如此喃喃自语着,却不带丝毫犹豫地伸出手。

扑面而来的风吹动付丧神的羽织,落下细碎尘土被沾染成浅蓝。

苍老而嘶哑的声响如同指引,沉重的大门缓慢地展开其后面目——

那些粗鲁而凌乱的线条勾画的狰狞世界,以及——

"欢迎回来哦,安定。"

展现出的审神者过于苍白的面目。


大和守安定已经在这片空白里走了很久。

被迷惑着,自身迷茫着,看着一路寻常而又不寻常的风景。

直到回首自己走过的足迹留下细碎的浅蓝, 他才幡然醒悟,醒悟推开那扇门的初衷,醒悟这莫名的违和感来自何处。

这是一个失去了色彩的世界。

那些没有色彩的人物就如同单薄的剪纸,毫无生气地咧开嘴,对他微笑。


大和守安定再转过身的时候,原先的路,原先的门,什么都没有了。

他被困在了这荒诞得令人惶恐的世界。

随之而起的是没由来的怒火。

像是被现世遗弃的孩子的无理取闹。

而手中的刀剑又能向谁斩去呢?


有颜色的大和守安定抱着刀倚靠在走廊的角落。

这个可怕的孤单的梦境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你在发什么呆呢?"

上方传来的声音让大和守安定一愣,明明是不可能出现的人物,他慌慌张张地抬起头,眼里映出那片被空白衬得更为鲜艳的色彩——他无比熟悉的、也是他曾无数次嘲讽过的、那个人自诩的帅气笑容。

"……和泉守兼定。"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本来有千万个疑问,到嘴边竟只念得出一个名字,就已经有说不清的安稳错觉。

和泉守兼定倒也没觉得奇怪,半俯着身顺手去揉乱了大和守安定的头发,趁对方的拳头还没打过来,他笑着从另一边凑过去,几乎是贴着脸面,唤着对方的名,说——

"别怕,有我在。"

挥起的手臂蓦地停滞在半空。

大和守安定不自觉地想去按住自己的心口,体内名为心的器物突然就翻涌起了奇妙的情感,直要翻天覆地。

"和泉守兼定,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无论如何也想寻求这颗心动荡不安的答案,坐在角落里的付丧神攥着小小的莫名其妙的期待如此问道。

"当然是来迎接我的公主殿下啊。"

然后被回以理所当然地陈述事实一般的应答。

"一起回到有颜色的世界去。"



大和守安定醒来的时候仍然是一身倦意,稍微动了动身子想换个姿势继续睡下去,却觉得哪里不对。迷迷糊糊地转过头,物体碰撞发出的沉闷声响让他捂着额头立刻清醒了。

"呜,好痛。"

"啊啊啊,痛——大和守你谋杀啊!"

"呜……等等比起这个……"

大和守安定有些惊讶,梦里从手心传来的温暖确实是存在的。

追随着对方的目光,和泉守兼定的视线也转移到了彼此互相牵着的手上。短暂而压抑的三秒沉默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红着脸抽回了手,急忙解释,"呃那个……你听我说……关于我们为什么手拉手在手入室睡了一个晚上…………安定你先别拔刀啊喂!"


那个和平的早晨之后,大和守安定唯一后悔的是,在那个不知所谓的梦境里,最后和泉守兼定顶着那一脸欠揍的帅气称呼他为公主殿下的时候,他就应该毫不犹豫地打上去。


"和泉守兼定你绝对被书砸坏脑子了吧。"

"大和守你搞什么啊……为什么突然拿书砸我还说这话啊?"

"……和泉守大笨蛋!"




END.

——————————

没错这就是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w帅气的兼桑拯救了安定公主然后被公主反杀【不对

嗯其实挺短的但是我写了挺久……所以原先存的几个题目以后再写,想争取每天都写一写兼安吧_(:з)∠)_

手机排版不知道会不会乱,反正我看得不大舒服T.T

最后,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18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