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敦芥】糖

>>>文豪野犬衍生。中岛敦x芥川龙之介。

>>>万圣节由于作业太多而没能写成的脑洞_(:з」∠)_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国木田独步看着那风一般掠过他身边的人虎少年风一般地消失在武装侦探社的大门之外,他下意识就回头看向了还保持着朝那边挥手的姿态的太宰治,眉头拧成了一脸你又搞什么鬼的表情。后者则笑得真诚而无害得欠扁,双手插进衣兜,轻轻巧巧地转了个身也转出了门外,只留给国木田一句似笑非笑的“自由奔跑是动物本性哦”。


然而那自由奔跑的中岛敦此刻已停下脚步。

方才是凭着股冲动而来,没料到这会儿甫踏上街尾,他瞅见那一排黑手党的“熟人”,如同当头一盆冷水泼得他清醒过来——一时间那些前仇旧恨又从脑后翻涌上来了。

回想起被人追赶与流浪逃亡的日子的恐惧让怯弱的少年脊背发凉,几乎是按捺不住动物自我保护的本能想转身就跑。

可就是迈不开腿。

他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半是紧张半是害怕手里攥着糖袋子。

耳边是孩子们讨糖的欢闹,平日里桀骜的男人们以刻意温和的口吻地给他们发糖。

突然肩头就被人拍了一记。

“敦君~”

“太、太宰先生!”

中岛敦被吓了一跳, 倒惹得太宰治笑了起来。

“敦君也来这里讨糖吃吗?”

他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把糖递给中岛敦,对方连忙摆了摆手。

“不、不不,我找人……”

“哦~”他故意拖长了尾音,目光漫不经心地落在少年手里的袋子上,笑得几分意味深长,“那可得快点哦~夜深了,该回去了呢~”

“好、好的……”

少年话还没说完,刚才还在眼前的人已是踏着轻快的脚步不知转到哪里去了。


时间不多了。

中岛敦深吸了一口气,晚风生冷,刺得他鼻头有点难过。

也不就眼前几步路么。他人虎那么多生生死死地过来了,命还是硬得可以的。

于是他目不斜视地走进那条街。

然后他一眼就看见了芥川龙之介。

几乎不需要用脑就能想象出芥川龙之介的今天的扮相。

因为与平时并没有多大的改变,除了罗生门撑起的那蝙蝠似的小翅膀。

就像人虎少年今天竖起的两只猫耳,毫无意外的本色出演的节奏。


而人虎少年走着走着,那两只耳朵又紧张地抖了起来。

好像他并没有什么理由来做这件事情的心虚。

得,继生命安全暂时得到保障之后,这要再迈进一步又是要前后思虑半天了。

因为他的确没有什么理由来到这里见那个人。


他中岛敦前半生命运多舛,以为天下的不幸莫过于自己,直到遇见了芥川龙之介,某种意义上——不,他单方面的惺惺相惜。

想想这二十几春秋,他从未如此在意过这么一个人,哪怕那人每每向他尖牙利爪,他却偏想做那人的救世主——虽然人家并不稀罕。

他也只是想那个人过得好一点。他也只是想试着告诉那个人强者与弱者以外的其他东西,比如爱。

不知从何而起的念头,具体表现就是在这一天他在和武装侦探社的诸位欢快地闹着万圣节的时候,突然起了心思,拿起了一袋糖想去送给芥川龙之介。


那边的芥川龙之介对于中岛敦的内心活动和思想挣扎当然一无所知,他早就注意到了人虎少年的到来,只是看他在那儿杵了半天都不过来,多少有点奇怪,也有点说不上来的不悦。

“喂,人虎。”

听到声响的中岛敦一抬头就对上了一脸惨白阴郁地看着他的芥川龙之介,那恰如其分的吸血鬼扮相在灯光的映衬下逼真得骇人,他的目瞪口呆随着目光转移至对方身后的小恶魔翅膀终于是变成了忍不住的笑声。

芥川龙之介被他笑得不明所以。

尽管中岛敦也不知道自己笑什么——他其实并不觉得那对小翅膀有那么搞笑。但仿佛笑了笑,也平添了不少勇气,哪怕下一秒对方把罗生门扔过来也算不得什么了。

他笑够了,把跟着他一同紧张了半天的糖袋子递给了芥川龙之介。


这一招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轮到芥川龙之介思想挣扎和用心揣测了。

虽说中岛敦是无意的。

他倒是想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战战兢兢地瞅着对方惨白惨白的脸。

短暂的两人相对无言之后,芥川龙之介到底还是接过了糖。

中岛敦也是松了口气,说不上来的欣慰——怎么不欣慰了?至少对方没把罗生门扔过来。

“那、那我走了……”

“……谢谢。”

干得不错啊,芥川。那声谢谢真是有力的回击。

中岛敦惊讶地抬起头,都觉得自己恍恍惚惚能看见芥川龙之介嘴边的笑意。


大概是梦吧。


第二日醒来的人虎少年望着窗外还没来得及被摘下的南瓜灯想着最后看到的芥川的样子。

那已很好。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