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双重沼中

森鸥外。芥川龙之介。志贺直哉。
文アル的白樺派推/志贺中心/志贺太宰sgdz/芥川志贺akdz

真田信之。小早川隆景。←对象意味
毛利隆元。丰臣秀长。←天使意味
总体来说就是个毛利推ꉂ(ˊᗜˋ*)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偏爱w
基本是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喻王&叶蓝&双花】旧篇

>>>单独的断章。

>>>两年前的残留物大概算黑历史(。


>>>喻王&叶蓝共享怪谈paro世界观。

>>>双花画风突变的伪童话paro。


【叶蓝】


这会儿是真的下起雨了。


蓝河愣愣地看雨珠跳上肩头,想的是叶修方才说的那些话,确是所言不差。忽地就听身边有“噗”的声响,匆匆回了神,便见是叶修撑开了他的那把终日不离身的唐伞,大红的颜色在这素净而又暗淡的天地之间显得分外突兀,却似是唯一鲜活的。说不出的异样感觉。蓝河不自觉皱眉,却也没有说话,亦步亦趋地随叶修走。


这并非他第一次对于那把唐伞有所好奇,但是他又一次停止了这个念想。那个与叶修的存在紧紧相连着的秘密,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知晓。


“蓝啊……”冷不防听到叶修的声音,蓝河略略抬头去看他的时候还是一脸茫茫,对方也没忍着笑意继续与他说话,“你靠过来点呗。站那么边上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蓝河还没答什么,叶修说着说着已是自作主张去拉了他过来,于是不大的唐伞下,两人肩碰肩,走得是辛苦,却都不至于沾染风雨。偶尔状似无意地回头一瞥,见边上的人面色竟有些泛红,不知是怒得或是羞得,叶大神不禁扬了扬嘴角,心情颇好。

待过了桥后,雨势是愈发大了。小小的唐伞下倒是一派安然,只听得二人彼此呼吸纠缠,远去之外的风声雨声。


“啊。”

将近巷口,蓝河突然发了声。轻轻的惊呼入耳,叶修便眯了眼去看前方那片蒙蒙雨雾。

浅浅的细长影子,竟是位素衣女子立于雨中,面目含愁,半身湿透,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

“怎么?”觉出叶修缓了缓脚步,蓝河也是明白那素衣女子多半不是寻常人类了,但见女子面目又实在可怜,虽暗自警惕,却不免心软。

叶修对此只说了三个字,“别看她。”

蓝河自然从善如流,但也走得心不在焉,以至于路过哪家门户听到了的那声叹息,也分不清是出于叶修还是那素衣女子。


后来,蓝河向叶修问那素衣女子的来历。

“那是雨女,不是什么好的妖怪。”

言本该尽于此,叶修想了想,却还是补了一句。

“其实也都是可怜人。”


【喻王】


“很急?”


王杰希挑了挑眉,对对方唇边的盈盈笑意视若无睹似的,只道,“无事。”说得轻描淡写,好像那一刻钟前在自家宅院怎么也静不下心神终于是连夜赶到此处的另有其人。

喻文州清楚他的别扭性子,并不去明着揭穿他,只笑说,“也没想到你会来,刚刚倒是被你给吓着了。”

“吓什么?连百年的妖物,喻家主都不惧与之共处,反而怕起我来了?”

“这说得真是冤枉,猫又一事……可不是得了你亲手制的平安符么,我从不离身,自然是无碍的。”

“那……”

有些好笑地看王杰希又不依不饶地要开口,喻文州不急不缓地截住他的话头,“只可惜那平安符,到底还是百密一疏。”

“怎么?”

“这虽是禁得住百鬼……”见那素来清冷的面目竟露出了难得的好奇,年轻家主不由故意拖长了音,直到了能看清王杰希眸子里的映像的距离,他才继续说完。


“却也是禁不住人心的。”


南方人的口音本就苏苏软软,喻文州得天独厚地有几分蛊惑人心的本事。


倒不知这番究竟是蛊惑了谁的心?


————————

以下画风突变请注意(。

关键词:失物招领。小苹果。


【双花】


从前,有两个国家,是十代的宿敌,到了他们第十代,两位国王开始商量和亲。

正巧以没节操而著名的A国国王膝下有个独女,芳名张佳乐,因为认识一百种花而被人称作百花公主,而他们的宿敌B国,有一位钱包王子,据说这位王子的诞生是B国后来发家致富的原因之一。

百花公主听说了和亲的事,不开心,她不喜欢B国,她不想离开王宫,因为这里有她种的一百种花。但是她知道她没节操的爹爹一定不会答应,大概早就收下了聘礼的烟钱吧。百花公主很忧伤,她想了一夜,终于想出个好办法。

第二天,百花公主跑去跟国王说,她梦见她的小苹果不见了。国王大惊,什么,你说你的小苹果不见了?百花公主没有答话,她在哭,已经哭得泣不成声。此后,谁再跟公主说话,她始终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沉默得如同和传说中的屠龙者周泽楷。

国王没有办法,只好到处悬赏——谁能找到公主的小苹果,谁就能得到一大笔财富并且迎娶公主——要知道,百花公主可是这片大陆的第二大美女呢。

这下子这片大陆都热闹起来了。

无数勇士与王子纷至沓来,踏破了王宫大门,寻来了各种苹果,金苹果银苹果铜苹果玉苹果魔法苹果。

而百花公主都不感兴趣,这都不是她的小苹果,她默默回过头,对着她的一百种花空惆怅。

直到那一天,她见到了不一样的人。

一个风尘仆仆的年轻人,陈旧的服饰,陈旧的刀,像是神话插图里走出的英雄。

他拿着苹果,红色的苹果,走到百花公主的面前,缓缓开口——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够,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绳命的火。

百花公主感受到了春天的到来,她的内心已经百花缭乱了。

“你愿意,作我的小苹果吗?”

百花公主激动而羞涩地站起。

“愿……”


张佳乐醒了。

张佳乐从那个和谐而美妙的童话梦里醒了。

张佳乐心底默默吐槽那都什么天雷滚滚的梦,然后微睁了眼,看到一旁靠着床头靠背就睡去的人,还紧紧与自己相扣的手,满心暖意。

真是的,大孙又是看球看得睡着了。

嘀嘀咕咕着,唇角勾起也不自觉。


“大孙大孙,我是你的小苹果吗?”


孙哲平才刚醒来就看张佳乐整个人扑过来问他。

“哦……少听那些低俗歌曲啊乐乐。”

他拍了拍张佳乐的头,叹了口气。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