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英レオ】月永レオ说地板太硬他的腰快要断了

>>>es衍生同人。提前的情人节贺。

>>>天祥院英智x月永レオ。有转校生出没。

>>>是迷迷糊糊梦中的脑洞,醒来写得一本满足(。

>>>虽说标题是这个画风但是!对不起了一点都不污!



 “月永前辈!”

女孩子的大声呼喊勉勉强强把月永 レオ拽回现实。

记号笔停止了涂写,他从满地纷乱的笔记中抬起头,稍稍费了几秒功夫来辨别眼前的人,随即绽开笑容,“嗯……什么啊,是杏呀~呜啾,好久不见~”

“呜、呜啾?可是明明早上才见过吧,前辈……”女孩子心里叹气,这样习以为常的吐槽根本没有意义嘛。“总之……”她小心地拿出准备好的礼物袋,绸带在袋口被系成了可爱的蝴蝶结,“请收下这个!……我亲手做的巧克力!”

一气呵成地弯腰伸手递交巧克力,大概是出于面对三年生难以抑制的紧张感,杏不禁把头低得更低。但等了一会儿,对方并没有接过的意思?她睁开眼,却看见月永レオ正一脸沉思的模样,嘴里不住地喃喃自语。

“……难道说杏是妖精吗?那个东西刚刚一下子就被变出来了?可以教我吗?在我有灵感的时候变出纸和笔来也不错嘛~”

“我由衷地建议您去跟日日树前辈探讨这个话题……”女孩子叹了口气,捧着礼物袋,有些沮丧,“前辈你不打算收下吗?”

倒是没再等来月永说些什么,突然就有只手伸来拿过了袋子。

“月永君这样欺负杏可不行哦~”

“咦~是『皇帝』来了啊……”月永レオ歪着头,视线在来者与转校生身上漂移不定,“嗯……女神赐予国王的宝物被乱入的魔王夺去……有趣有趣~♪”

“嗯?我是魔王的设定吗?我可没有统率魔物的能力。”天祥院英智不知何时站到了月永的身边,在女孩子眼中是不可思议地自然地与之进行对话。

“哈哈,是哦,让我再妄想一下……嗯,那么,于至高之座跌落的皇帝,为夺回王位而燃起复仇之心这样的设定?感觉刚刚那句不错哦,可以记下来记下来~♪”

“又开始作曲了吗?真拿你没办法啊,月永君。”无奈地摇了摇头,英智随后转身面向一脸茫然的转校生。“抱歉刚刚把你晾在一边了,杏。不过,好像trickstar那几个孩子好像在找你哦。”

“咦?啊,好……那么我先告辞了,前辈们再见!”

“慢点跑哦,杏~说不定会被敬人捉到,听他的说教呢……”

依旧朝着远处挥手的学生会会长笑得狡黠。


直到跑开了有段距离,平复下来心情的转校生回想着之前的尴尬,才猛然记起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所以说,那袋巧克力呢?!

不,不如说……

为什么接过巧克力后的会长一直散发着可怕的气场?

呜……是不是该先庆幸姑且从那强大的压迫力之下逃出来了……


“唔,为什么杏这么听你的话啊,狡猾的『皇帝』?”随随便便扔去了笔,月永レオ往后一倒,却不是倒在坚硬的地板,而是倒在某人的身上,“一直说谎可不是好孩子哦。”

“为什么说的像你是好孩子一样啊,レオ 。”

“咦?”目光瞥见对方的手指正灵活地解着礼物袋的绸带,月永一时也忘了原先要反驳什么,只笑得开心,“快点快点~我要巧克力~♪”

“明明离这么近,还这么吵闹。”英智把解开了的袋子放得了远些,笑得有几分孩童恶作剧时的顽劣,“不过也没打算给你吃哦……谁让这是杏亲手做的呢,可是人家一片心意啊。”

“诶,真是暴君。本来也就是杏给我的吧?”月永不满地拽住皇帝的手臂,却也没来得及阻止巧克力落入虎口。他不免气急,“天祥院你——唔唔嗯?!”

剩余的话语都被巧克力的甜味儿堵在了嘴里,天祥院英智显得无比自然地俯身亲吻。

“听你那样说有点令我火大哦。”

手不自觉微微用力,把人按倒。

以吻封缄一切言语。




“所以,巧克力好吃吗?”

倒是没想到对方这会儿没脸没皮地耍起了流氓,妄想也拯救不了此刻大脑一片空白的天才,月永レオ只愣愣地觉得地板太硬。他下意识转过满脸通红,也是不想去看上方凑得过分近的那张脸。

“我说你快点起来啊……”

“嗯?我觉得很好吃哦。”

天祥院英智仍是笑着,浅蓝的眸子径直对上那绿色的眼。

“我想这一幕可以叫,流浪的『皇帝』与归来的『国王』于情人节的再会,你觉得呢?”


“我觉得腰痛。”




评论
热度 ( 103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