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英レオ】It's only a fairy tale(Epilogue)

>>>天祥院英智x月永レオ。

其他隐藏CP含义请自行体会(。

为避免误会,声明,没有任何角色真·死亡。

世界观就是标题。<<<

前:Chap.10~11



————

Epilogue



所有厄运的谶语都成了真。

朱樱司沉默地站在月永レオ的身后,看他的国王缓缓蹲下,伸出手去为死去的骑士阖上浅蓝色的眼。那些白天还与他说着话的前辈们已经成为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不瞑目地倒在皇帝的寝宫前。

“说不定最后能见到国王大人的反而是你呢,小幺~”他想起朔间凛月的玩笑话,并没有觉得多少荣光,即使他确实是打败了皇帝的侍卫们闯入重重深宫来,但他知道他向前迈进的每一步都是踏在前辈们的血肉上,每一步因承载了骑士们的希望而万分沉重。幸在不辱使命,他找到了国王大人。待他拖着满身疲惫与染血的剑来到这条长廊,他看见月永レオ,当然还有这触目惊心的死亡场面。他不知道月永レオ在这里站了多久,他那位脾气不大好的前辈是否终于如愿见到了心心念念的王——他试图说服自己相信这是个好结局。

朱樱司叹了口气,垂下头去,突然注意到不远处落着一把钥匙。他有点好奇,尽管这并不是适合好奇的时候——他在此刻听见了脚步声,由远及近。不急不缓,轻飘不稳,他想那应该属于一个体弱多病的人。

从皇帝的寝宫走出来的体弱多病的人,除了天祥院英智又还有谁呢?

骑士的心猛然跳动,他挡在国王的身前,慢慢举起剑,仿佛在举千斤的事物。他即将面对的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一次决斗,没有前辈来传授他对敌的经验,他只能依靠自己,他应该小心谨慎。可当他看着天祥院英智走来,苍白的脸,虚弱的微笑,他却不由得想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病弱的人类啊。

那阵剧痛袭来也许就是在这松懈的一瞬间。

“King!”

谁又能想到那把贯穿骑士胸膛的利刃是国王亲手插入的呢?

朱樱司艰难地转过身,他宣誓效忠的国王神情是如此遥远的温柔,翠绿的眼眸拥有着怜悯世人的仁慈。

“安心睡吧,スオ~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月永レオ给予了他最后的拥抱。“接下来,我会结束这一切的。”

或许因为他得到了国王的肯定,或许因为那声音当真有安抚人心的力量,或许因为国王对骑士许下的承诺足够可靠,他听话地闭上了眼,在王的怀抱里,在他已听不到的王的叹息声里。

 

 

“那么,该是你我之间的对决了吧。”

月永レオ丢下了长剑,仿佛试图丢弃某种痛苦未果,窗口跳动的火光映出他平静得苍白的面容。他缓缓走向皇帝的步伐仍然笃定,每一步满是决意。

天祥院英智笑得几分戏谑意味,又像在感慨,“都想起来了吗?”

“你也玩够了吧,这种恶劣的故事。”

“明明你也依旧乐在其中嘛~”

“才没有……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就像月永レオ承诺过的,他会亲手结束这一切。

他几乎能够感受到身后逼近的滚滚热浪。大火终将怀抱一切,这是所有人的葬礼,亦是这个无尽重复的游戏的终局。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比分不会再累计出胜负,谁也没有必要为争强好胜的心再进行新的游戏了。

“我已经写好了尾声,故事终会结束,这场荒唐的戏剧终将落幕……”

宫殿之中的熊熊大火模糊了相互走近的身影,那是孤身的国王与孑然的皇帝,那是月永レオ与天祥院英智,燃烧的世界为他们唱响礼赞,歌颂他们的死亡到来。

唯有死亡救得死亡。这可能是国王想到的最极端也最干脆的方式,尽管他望向死去的骑士的眼是如此悲伤,尽管他执剑的双手曾颤抖得厉害?他在自己设计的路上走得万分痛苦,也万分决绝。

他想,待这个世界燃烧殆尽,是死亡噩梦的结束,醒来的人们将得以新生。

他因而笑起来,就像每次为自己的作品而得意。

“我那倾注了贝多芬的热情、舒伯特的冷漠、巴赫的哀恸的世界名作啊……赞叹它吧,怜悯它吧!”


最后的、极近的、近到交换呼吸的距离,他们看得见彼此眼中映出的炽炽烈火明亮了整个世界。天祥院英智终于忍不住低头去亲吻他吵闹的国王,眉目之间满是温柔笑意。

“……而我只听出了你的恨,和你的爱。”

 

整个世界就在此时分崩离析。

 


 

 


 

“可惜可惜。以平局告终了么……”

满是字迹的白纸被打火机点燃,转瞬间就烧成了灰烬。

“同归于尽的结局实在令人意外啊……不过,也真是绝妙的主意。不愧是月永君呀~”

“就算这么夸我,我也绝对不会再跟你一起写这些乱七八糟的童话了哦,天祥院。”打火机的持有者冷淡地回应着,又拿起了另一叠文稿打算进行烧毁。“这个游戏已经没必要进行下去了吧。”

“嗯,再重复同样的题材也差不多要丧失趣味了呢……好像也完全不适合小孩子看,虽说姑且算是童话的世界观嘛。”天祥院英智看着那边燃烧的纸张,转而显得有些苦恼地自言自语道,“……那接下来该玩什么好?”

“不如下次写科幻题材吧!我被宇宙人抓走的冒险一定很好玩~☆”

“要不要玩……谋杀?”完全无视对方的话而抛出了新的提议,却也意外引起了月永レオ的兴趣。

“什么什么?侦探故事吗?你是尸体吧!”

“这么说好过分啊。月永侦探这个设定……我可是很期待的哦。”天祥院英智优雅地抿了口茶,继续道,“我来做你的助手怎么样?‘你好,我是天祥院医生。’……这样的感觉?”

“嗯哼哼……听起来挺不错嘛。”月永レオ开心地笑起来,挥着不知从哪里拿出的笔,“那我也得回应你的期待,做出巧妙的让你死去的设计啊。”

“侦探故事中的主角搭档其实一直在试图谋杀彼此么……”天祥院英智也若有所思地勾起唇角,“正是如此才有趣啊,月永君~”

正是如此,你我的游戏永远都不会无聊。

 

 

致你我的寂寞。

致你我的乐趣。

 

致你我最真挚的爱意。

 

 



END.













感谢阅读至此的诸位。虽然仅是我个人对他们的理解,但如果这些文字能够让你们有一点点喜欢上他们就好啦。

以下是一点点毫无逻辑的free talk:

现在来看觉得自己写得真是中二透顶啊。稍微说说那些可能没什么人看得出来或者我根本没来得及写进去纯粹算是我自作聪明的细节设定(。

这一切都是现世的天祥院与月永所写的故事,他们在故事中相互较量,也不止一次。泉提及leo过去的那些噩梦就是之前那些国王与皇帝较量失败而导致故事BE的情况之一。至终,leo出人意料的简单粗暴地了结故事的方法就是干脆毁灭整个世界……火是国王放的,城门是皇帝让关的,留到最后的还是国王和皇帝的对决。彼此默许的纵容的,最后两人的对决。

骑士那边本来想照着knights killers来的,但很遗憾没能写到红郎和仁兔出场所以只好作罢。UD的设定参考万圣节。

泉在国王临行前给了leo止咳糖浆,而且那确实是有毒的。对于被囚的国王的所作所为,皇帝并非不知,却也都是心中猜测。司看见的钥匙是mika给leo的。

以及,其实我最初想写的反倒是最后提及的那个侦探故事,这个执念从情人节那篇以前就有了,然而当我把大纲啊细节啊全部设定好并且自己爽完了几个片段以后就……就没有后来了。






评论 ( 3 )
热度 ( 47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