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贝狄威尔x莫德雷德】晴天

贝狄威尔x莫德雷德
FGO人设。我流。背景捏造。
已经完全不会写文了尤其是BG……
无聊的老梗和拉郎。

————————————

“诶诶诶——?骗人的吧!”

见眼前的少女仿佛被冷水当头泼灭的火焰,颤抖着发出哀鸣,骑士一时有些不忍,但还是不得不以略含歉意的口吻说道:“事实就是如此,莫德雷德卿。王与其他骑士一同出门去了…………等等,您要去哪儿?”

后面关于王的交代还未来得及传达给少女,对方就已转身离开,多半是赌气的缘故,走得飞快,贝狄威尔只迟疑了一瞬,便打算追上去。

“请等等,莫德雷德卿。”

那声呼喊是相当巧合却又无济于事的。

当少女的那些对紧跟其后的骑士的抱怨就要脱口而出之时,她先一脚踏了空,重力拉扯她狠狠往下跌去。短暂的不堪的几秒钟后,她躺在空地上,独自体会着粉身碎骨的疼痛感。也亏得英灵的不死之身,待她恢复过来,一定要找出在这里无缘无故挖了个大坑的家伙好好报复。

不多久,有个脑袋从上面探出来——贝狄威尔担忧地往坑里张望。

莫德雷德死死咬着牙,竭力堵住喉头间为灼灼疼痛而震动的呻吟。该死,那个末流骑士还要在那儿看笑话看多久。

然后她就听到了重物落地的沉闷响声。对她来说是如此糟糕,那声响掀起的尘土糊了她满脸。

“咳咳、咳咳。贝狄威尔你其实是想谋杀我吧?”

少年模样的骑士苦笑地听着少女毫不留情的吐槽。

“……所以说你跳下来还不如去找人来帮忙。啊啊,考虑不周的末流骑士,父上怎么会拜托你照顾我?”

“我不是小孩子,也不需要什么照顾。何况,英灵不会这么简单地死掉啊。你那一脸担心的表情烦死了。”

“倒是说点什么呀,贝狄威尔。这样岂不是变成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了吗?”

“不过……”

莫德雷德重新仰面躺下,映入眼帘的只是一片狭隘的蓝天,却也离得很远很远,比她所见的任何时候都要遥远似的。她茫茫然地伸出手去。

“喂,贝狄威尔。”

被呼唤名字的骑士并未应答,就听得少女已自顾自说下去。

“如果你我都不是英灵之身,情急之中你还会跳下来吗?”

贝狄威尔忽地回想起一个梦境,何等不适时宜,关于圆桌的梦境。说是梦境倒不如说更像是生前的记忆,可他是否真有过那样的经历实是难以确认了。

叛逆的气息凝固了原本轻松欢愉的氛围,冰冷的盔甲落座末席。他无意间与之相视,翠绿的眼里,一股孤寂与漠然的寒意令人惊惧。

他喉头微动,却无法吐露任何言语。

“如果你我都不是英灵之身,情急之中你还会跳下来吗?”

“我会救你。”

“即使重伤?即使死亡?”

“自然。”

“喂,这也是……因为父上的命令?”

少女皱起眉,十分困惑,又十分纠结。

“不……啊,是的。”

“嘁。就这样随随便便地决定生死真的好吗?”莫德雷德嗤笑道,“贯彻所谓的王命……如果因为我这种人死了那可得不偿失了哟?”

“不是这样的。”贝狄威尔的音量突然提高了几分,“也不是随便的决定。既然被王委托以照顾莫德雷德卿的重任,身为臣下自然应当尽责。再说,同为圆桌的一员,我怎能见死不救?而且……”

仿佛一下子的气势用尽,骑士又放低了声音,“而且莫德雷德卿只是说话刻薄、态度不好、耐性堪忧而已,还是藏有好的一面的……”

少女显然被对方吓了一跳,惊得坐起身来。

“你、你这家伙突然间说什么呢?我可是叛逆的骑士啊!出生起便背负罪孽、不祥不幸的叛逆之人……一切的罪魁祸首。”

而少年骑士仍是平静地看她,以别无二致的真挚的目光。

“莫德雷德卿明明比任何人都爱着王,也比任何人都憎恶自己……”

“够了,你是凭什么这么自以为是啊?!混蛋!”

“所以说不是你的错。”

这一次,背过身去的少女沉默良久,才哑着嗓子愤愤然道,“……我都说了让你闭嘴!”

“哎呀,小朋友们在吵架呢。我们回来还算及时吧,王?”
毫无征兆地,头顶传来了意料之外的声音。

“啊啊,父上回来了!”瞬间满血复活的少女蹦了起来,但望见某个笑眯眯的白毛脑袋时她立刻皱起了眉头,“梅林?!这个陷阱是不是你做的啊老混蛋?!你是故意的呜呜呜呜呜贝狄威尔放开我呜呜呜——”

贝狄威尔费力地捂上了少女的嘴,免得她再招惹麻烦,然后,他朝上方的大法师笑得无比诚恳。

“麻烦您帮助我们上来好吗,梅林先生?”

那是个晴天。

 “喂,那边的末流骑士。”

“是的,正是唤你呢……姑且也准许你与我同列好了。”

贝狄威尔侧过头去,看见那张与他的王极为相似的面目罕见地浮现了笑容。

阳光下少女的玲珑笑意一时耀眼,骑士不由垂下眼帘,低语,“莫德雷德卿还是笑起来的时候可爱呢。”

“你刚刚说了什么?”

“不,什么也没有。”

他努力让自己微微泛红的脸显得神情自然。

那是个晴天,很好的晴天。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