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旧物归档】未曾相忘

 

-APH

-普.鲁.士X英.格.兰

-历史梗

-单词命题微小说练习

 

 

 

Approach-接近

深色的海水肆虐地舔舐着血迹。

他远望海的那一端,仿佛能眺见彼岸的米字旗下残忍的身影。

 

Bamboozle-欺骗

——只要战争结束了……和本大爷一起过瓦伦丁节吧,伪绅士。

路德维希看见自家哥哥拿着轰炸伦敦的计划书一言不发。

 

Cenotaph-纪念碑

他垂首立于如血的花海前。

11月11日。佛兰德。

 

Destination-目的地

从伦敦至柏林,他的旅程尽头只是开满矢车菊的墓地。

 

Emblem-象征

米字旗的荣光不复昔年。普|鲁|士的雄鹰终是跌落于风雪。

俱是物是人非。

 

Fail-失败

他输掉了铁十字的骄傲,输掉了柯尼斯堡的光辉过往,也输掉了去海峡另一边的自由。

 

Guest-旅客

他在勃兰登堡门前,仿佛还能听见某个银毛笨蛋一如既往地絮叨自己从前的战功。

他想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孤独的旅客。

 

Hypocrite-虚伪/伪善

“英|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Interrogation-有冲突的地方

“你知道那些人在死前对本大爷说了什么吗?”

他倚着墙,碧绿的眸子颜色尽失。

“就算我们全部战死,德意志依旧存在。”

——因为这个才做的决定吗?真是……笨蛋啊。

他无力地垂下手。

 

Journal-日报

1947.02.25

残缺不全却又勉强拼凑起的旧报纸。

他蜷缩在谁也未曾注意到的角落。

 

Knight-骑士

这个世界早已经没有了骑士的传奇。

你所谓的信仰不再被象征。

 

Landmark-地标

暗灰色白金汉宫安静地耸立在此地的废墟之间。

他恍惚听见从那怎么也修不完的大教堂传来的钟声。

 

Moment-片刻

犹豫。

拒绝。

 

Nothing-无

1781年1月18日。

彼处欢声笑语。此地万物沉寂。

王冠戴在他人的头上。

孤立的高傲荒唐可笑。

你我皆是一无所有。

 

Odds-不和

“基尔伯特我警告你会议中可不包括炫耀自己的弟弟的项目你给我适可而止吧!”

 

Postcard-明信片

连接过去与现在的帕特尼桥和竖立在条顿森林前的海尔曼雕像。

——互相交换彼此所珍惜的记忆和风景。

 

Quiet-安静

他们彼此沉默地坐着,没有任何言语。

——在本大爷消失之前,再这么看着你就好……

基尔伯特笑了。

 

Ruin-崩溃

你是谁?

他冷冷地问拦在自己身前的人。

普|鲁|士还是民|主|德|国?

本大爷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一切伪装就此崩溃。

 

Stare-凝视

不坦率的心意被掩埋于眼眸深处,追逐着梦魇似的红,直至共同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Trust-信任

他说着像是安慰自己的话等待那个约定的结局到来。

滑|铁|卢的六月,如约而至。

 

Umbrella-雨伞

柜子的角落是一把破旧的雨伞。

他曾走在永不放晴的伦|敦。

 

Visible-显而易见

1919年。巴黎和会。

“哥哥我怎么觉得你像我们的敌人似的?”

弗朗西斯看见那翠绿色的眸子冷得骇人。

 

Waken-醒来

1989年11月9日。

迷路的黑鹫终于找到归途。

他睁开眼。一如往昔的天空。

 

Xmas-圣诞快乐

相信的人皆已死去。活着的人则什么也不信了。

——1941年的圣诞节。

 

Youth-少年时期

黑色雄鹰振翅凌于九天。

海天相映日不落的光芒。

 

Zero-零

沉重的历史拖累了他的灵魂。

累积的荣誉在最后一切归零。

 

 

 【Prussia X England】

 

=THE END=

评论
热度 ( 19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