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双重沼中

森鸥外。芥川龙之介。志贺直哉。
文アル的白樺派推/志贺中心/志贺太宰sgdz/芥川志贺akdz

真田信之。小早川隆景。←对象意味
毛利隆元。丰臣秀长。←天使意味
总体来说就是个毛利推ꉂ(ˊᗜˋ*)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偏爱w
基本是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喻王】无能为力

-已丧病。OOC慎。有BUG。有私设。

-文题是现起的。

-内心一番纠结后还是把凌晨敲的这篇打算放上来了

-就是突然很想写的温暖场景而已。

-结果是手稿跟码出来的东西差了一个次元_(:з」∠)_

-关于心很脏的战术师之间累人的恋爱

 

 

 

无能为力

BY陌雪

 


他一手抵着下颚,指尖落在别致的茶杯的边缘,目光飘忽不定地往周边去,其实也只是在自顾自出神罢了。而下一秒,他的目光忽地就凝聚了,是感受到了桌面的异常——来自于放在其上的手机的振动,他看似平静地拿过了手机,划开锁屏,提示是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
【到了?】
他不紧不慢地回复:
【嗯,等你。】
敲打出这么几个字后,他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因为感到有一层很暖的光芒突然笼罩了整个空间。果然,他看见了冬日温吞的太阳,从这个位置恰好的视角中,他还能看见仿佛入了旧画的城市一隅正并不灼人眼目地闪耀着异样的光辉,真是像极了某个人。他不自觉地勾起唇角,又敲打下几个字:
【风景很美。】
“我也这么觉得。”
片刻之后就真实响起的声音让他措手不及,他迅速转过头,注目他所等之人收起投向手机的视线然后转向他微笑,又注目他所等的人踩着老式的木质地板朝他而来。他竟有种恍如隔世的久违错觉。
“倒不知道是你来得太快还是我手速更残了呢,前辈。”他无奈地笑笑,看对方从从容容坐在他面前。
“你来得很早吧,文州。”王杰希伸手去取桌上另一盏温茶,语气带了些歉意,“虽然是把事情交给了别人但我还是迟了些脱身……”
“没什么,我来得也不算早呢……今年的全明星赛是微草主办,前辈一定很辛苦吧?”喻文州微低了头,表象是只注意杯里那几片漂浮的茶叶似的,内里却鬼使神差地想起了些别的什么。比如当年那个一直被他称作前辈的“魔术师”初次向他走来的时候,也是如同笼了一重柔光的温文面目,也是身后洒了一地的光辉而并不灼人眼目。
“文州,怎么了?”王杰希觉得奇怪,虽然他没有很介意今天喻文州突然以许久不曾叫过的称呼唤他,但是见蓝雨的队长此刻又莫名其妙地沉默也不知道是什么状况。“心情不好么?”
“……嗯,不是啊。”喻文州一贯温和的笑立刻掩去了所有情绪。
冷静。喻文州告诉自己要冷静。他现在有点混乱,就是一时间很想对王杰希说什么,可是……无能为力。
说不清楚哪里来的脱力感。
就好像他的索克萨尔无数次在王不留行面前一败涂地。
就好像他分明有无数次抓住那温暖人心的光芒的机会却从未敢于伸出手去。
这一次,也要放弃吗?



王杰希看着眼前的带着一贯温和笑容的蓝雨队长站了起来,看着喻文州放低了重心撑着桌子凑到和他极近的距离,等反应过来,视野里就只有对方深褐色的眸子了。
然后听到喻文州说:
“我很想你。”

还有——
我喜欢你呢。
喜欢你很久了。
你知道吗,王杰希前辈?

 


【BE走向】↓


喻文州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坐回原来的位置。
“抱歉。”再睁开眼,一贯温和的笑容都有些勉强。
“刚才我开了个玩笑。”
那么可笑,对不对?

永远无法触及的光芒和少年对其的无限憧憬,到底也成了一声叹息。


-真·END-

==========

 



【承上上HE走向】↓


“……是么?”
王杰希突然也笑了。
“很巧,我也是呢,文州。”


-伪·END-

 


←卧槽别问我这个伪HE是怎么回事就是想洒糖而已其实正经的伪END应该是喻队直接就KISS上去才对【并不是

本意就是想写两个很温柔的人之间很温柔的日常相会而已啦。

虽然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这样_(:з」∠)_

时臣的错TAT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