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

日本文学。日本战国。←双重沼中

森鸥外。芥川龙之介。志贺直哉。
文アル的白樺派推/志贺中心/志贺太宰sgdz/芥川志贺akdz

真田信之。小早川隆景。←对象意味
毛利隆元。丰臣秀长。←天使意味
总体来说就是个毛利推ꉂ(ˊᗜˋ*)
中っ国势力(毛利&大内&尼子)偏爱w
基本是不站立场的博爱主义。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难迦  *现代AU
*毕竟情人节,睡前割块腿肉给自己
*summary:被搞砸了的约会而当事人们似乎毫不在意



不必悲伤,不必焦虑,我爱你。*

他焦糖色的眼,慌张又满是自信。他如蜜饯的话语,动听又满怀真挚。他飞扬的眉,他微卷的发,华灯的光彩模糊去他凛然的轮廓,那只平时总是霸道模样的大猫忽地就给人以温顺乖巧的错觉。迦尔纳为此感到好笑,弯了弯嘴角。

难敌不明所以,却见对方不声不响地凑近了来。直到那双温热的手触碰了他的脸面,两人之间的距离已不过咫尺。

“你啊……”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像是强忍笑意的调侃,也像是无可奈何的宠溺。难敌还未想明白是何用意,便觉得面颊上有温软的触感。

“这里还有巧克力呢。”

迦尔纳在吻他。

不,应该说是,舔去了他脸上的巧克力。

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么骇人,迦尔纳还极为诚恳地做了评价。

“尝到了。挺好吃的。虽然确实有点遗憾没能吃上你亲手做的,但是我……唔。”

尔后他被难敌掠去了唇齿。


那是真正的接吻了。

在情人节的夜,华灯里,他们期待已久的那个吻,把未出口的言语与巧克力的甘甜都溶为彼此的爱意。

不必为毁去的手工品而沮丧,不必为卖完的鲜花与迟到的约会而焦虑。你从来都不必为我而悲伤。

“我爱你。”

因为我爱你。


他们气喘吁吁分开,贪婪地呼吸着同一片空气,就像他们贪婪地爱慕着彼此一般。

“是的。”那样得意的、理所当然的语气。难敌扬起头,告诉他,“我也爱你,迦尔纳。”


然后他们相视而笑。





END.

*该句化用托马斯·萨拉蒙的诗。

评论
热度 ( 5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