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孙肖】未许约

·继续古风武侠paro
·孙肖+一点点江周江
·不会起文题,并没没意义……
·内容是记小事情和伪心脏江的一次谈心
·选修课上的梗。瞎解释论语别揍我。
·可能有点OOC




“肖前辈。”

从百转千回的长廊中走出,入目就是树下人一身素衣,遥遥便笑吟吟望着自己,肖时钦不由微微叹息。

“江先生。”

江波涛稍稍抬了手,指向身前的位置,表面仍是温和有礼地一个“请”字。
桌案设在轮回山庄的内湖边上,赏景之约倒也不算假。虽是夏末,这儿偏有色彩浓烈的莲花不顾一切绽开得惊心动魄。
肖时钦看了看那怒放的花儿,又抬眼看了看江波涛的浅笑,然后入了座。

明知是局又不得不入。
那么,既来之,则安之。



肖时钦并不意外江波涛会提起孙翔,或者说他几乎能肯定轮回今日邀他必然就是为了孙翔的事情。
毕竟,他是与孙翔并肩作战的人,他是最了解孙翔的人。

并肩作战……最了解……吗?

有风吹过,无所依的几片叶立时在水中浮浮沉沉。
清茶不清。
他突然拿起瓷杯,饮下。
茶已凉。


他是。
他曾经是。




“勇而无礼则乱。”


彼时兵临城下,人心惶惶,却是有少年策马而出,挟着不输于第一狂剑士的傲气,乱了敌方军阵,竟是硬生生冲出了血路,刀刃挥至他眉心一寸前。

他始终记得孙翔的那种眼神。

后来也是一个无光的暗夜,明显成长了的少年仍是那般狂傲,不管不顾策马而出,硬生生劈开前路重重阻碍,浑身染血到了他面前,向他伸出手。

他始终记得孙翔的那种眼神。

凌厉的。坚决的。自信的。

他想大概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孙翔向前。


“直而无礼则绞。”

彼时初见,少年态度不冷不淡地看他,眉眼飞扬,整个人就如一把出鞘的利剑。
后来,明显成长了的少年会别扭而固执地对他说,“交给你了。”给了他背后的信任。



“不知前辈可听过这两句话?”

轻轻巧巧拂散了破碎的往昔记忆,肖时钦恍若梦醒。不动声色地握紧瓷杯,冰冷的质感使他定了几分心神。

勇而无礼则乱。
直而无礼则绞。

他莫名地想笑。
并非他无礼过分,是你们不懂罢了。
他没发现这一瞬间自己心底的小小得意,自然也不知是出自何处。


“圣人言,慎而无礼则葸。他已来了轮回,你何必再想太多呢?”
最后,他用同样出自论语的话回了对方,对方停了片刻,若有所思,然后端起茶,不咸不淡地接了下句。
“圣人亦有言,恭而无礼则劳。”

“彼此彼此。”

已是了然。
他于孙翔,江波涛于周泽楷,恐怕是相同的。



他复去看那湖中的花,莫名就想起过去少年的影子。
“肖时钦。”
“不要走。”
“你回来。”
“我喜欢你。”
他闭上眼,任耳畔属于昔日的声声留恋都随风散尽。
然后,只有黑暗。




“雷霆尚有要事,肖某不宜逗留此处,江先生见谅。”
“前辈不去见一见孙翔吗?”
“……不必了。”




当年未许成约。
而今两处相休。




= FIN.







这篇居然写到凌晨了诶_(:з)∠)_
本来上周就想写的梗但是考试耽搁了就拖到这会儿了。这是打算明天不活了的节奏啊肯定起不了床了……想到上课就累die……
关于那几句“勇而无礼则乱, 慎而无礼则葸,直而无礼则绞,恭而无礼则慎”,出自论语。其实比较好理解啦。让小江说的最后一句是在吐槽小事情太宠二翔了owo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