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雪。
写文字。
杂食动物。
历史考据党。
游戏死宅与懒。

翻译技能修行中。
以吃粮为第一动力。

——————

真田信之。
小早川隆景。
毛利隆元。
丰臣秀长。

真田&毛利推し。


乙女游戏的翻译和repo见@ 乙女心存放处

——————

笔下妄言。
轻狂成书。

——————

【黄王】算命人与养花人

>>>07.06 我曾深爱的那位微草的魔术师 生日快乐

>>>全职高手同人 黄少天x王杰希 

>>>用了一年前的今天那个没有完的梗

>>>好久没写。文风有病。敬请见谅。

>>>原本是关于一个杀马特小哥如何养花打动村口王师傅的故事[根本不是 



王杰希自诩铁口直断,是算了一辈子的卦,却也没算准自己会有黄少天这劫的变数。


“有时候我是真不愿意放你进来……”

“怕我砸了你的招牌?”

“不,怕你拆了我的屋。”

黄少天听了这话就笑起来。

“拆了也挺好,不如来我们蓝溪阁住?总住这深山老林有什么意思,要说我们蓝溪阁……”

知道对方这话匣子一开必然是没完没了,王杰希略略摇头,端起茶盏,眯着眼看那袅袅升起的烟雾,放空了意识,自我屏蔽了那喋喋不休。

“王杰希你听我说话呀!”

倒是没料想黄少天一句传音入密,猛地把他拽回现世,眼睛的聚焦渐渐对准,王杰希的眉也越来越皱。这剑客真是毫无自觉地凑得极近,眼神烁烁,好像有所期待的小孩子。小孩子……?王杰希脑海里一闪而过自家徒弟乖巧的样子,很快就否定了自己刚刚的想法。比起小孩子……黄少天更像是分分钟扑上来想蹭蹭主人的大型犬吧?

并不了解眼前的人在想什么,黄少天不高兴了,他这不高兴明明白白地就摆在脸上,一副你为什么不理我你竟然敢不理我哼的表情。就算这样也没有拉开距离呢……王杰希不由自主地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当然感受到了对方明显的身体一僵。不过觉得手感不错,还是顺从本心地又多摸了两把。

“王、王、王杰希你干、干、干嘛!耍流氓啊!我我我也要摸你的头!”

等等这个台词怎么回事,不对,这个逻辑是怎么回事?

王杰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大型犬已经朝他扑过来了。

你确定这姿势是要摸头……?

习武之人的本能促使他的身体比他的意识更快行动了起来,于是黄少天没有扑到,没有扑到的结果是,他的家具遭了秧。

“王杰希你怎么能躲呢,我刚刚也没躲吧,你就不应该躲……”王杰希就一脸沉痛地看着地上英勇牺牲的椅子,又一脸沉痛地看向那边的黄少天,对方立刻心虚地改口道,“呃……是我的错,我没想到这木头这么不堪一击,所以说你这里也没地方坐了吧,不如来我们蓝溪阁住?我说文州肯定会同意的……”

“黄少天你再废话,我就让你和这椅子一个下场。”

王杰希揉了揉额头,自己这威胁总算有点用了,至少暂时让黄少天闭了嘴。

不过,他想得还是太甜了。

“王杰希。”

黄少天突然就很严肃地唤他。

他就茫然地看黄少天走过来。

“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是唱哪出……?

“你以前从来不对我这么冷淡……”

以前……?

王杰希沉吟片刻,恍然大悟。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什么什么什么?大眼你懂我的心意了?”

“嗯,我懂了。”

干脆利落地抄起灭绝星辰,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出结论——

“黄少天,你是来找打的啊。”



“你们蓝溪阁多了去的陪练,你却没事儿来找我挨打?”

“这不是想到你一天到晚窝在深山老林也没人说个话打个架多无聊嘛……”

“……你什么时候也会操这份心了?”

“呃,哈哈,不过你这屋子不错嘛,我们打成这样它也没倒……”

“……你们蓝溪阁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没有啊。哈哈哈大眼你是不是担心我?”

“我替文州担心你是不是脑子坏了。”

“反正你也能治的吧。”

“……黄少天,你可以起来了,花花草草都要被你压坏了。”

“啊……我好像……被你打得……起不来了……”

“少装了。”

这么说着的王杰希还是背对那边装死之人地坐着。

“说好的救济苍生呢……说好的医者仁心呢……”

黄少天发出一点都不像哀鸣的哀鸣,然而是无济于事的,于是他翻身到了王杰希边上。

淡淡的草药香气,这个人的味道,真是安静的味道。一下子把所有话都堵在了他嗓子口。

他只得闭上眼,却满目是身边人的影。

是什么时候开始想和这个人在一起的呢?

越来越贪恋这畅快安宁的净土,好像能将他一身杀戮罪孽洗净。


“……少天?”

王杰希无奈地看着那蓝溪阁的剑客把脑袋靠在他身上,不知何时陷入了沉睡。

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黄少天,那是锋利而凛冽的剑,是冷静而理智的面具,是聒噪而浪荡的侠客,也是对他把喜怒哀乐都摆脸上的黄少天。

那此刻露出柔和笑容的你……

“你梦到了什么呢?”


“大眼,帮我算一卦吧。”

“算什么?”

“算你什么时候跟我去蓝溪阁住……”

“这没可能。”

“话不能这说,我刚刚做了个梦,感觉可能是天意……”

“……你这是要和我抢饭碗?”

“咳咳,那大眼你给我做个护身符吧。”

“去年不是给过你一个了吗?”

“一年给一个嘛~”

“一个就够了。祸害遗千年。”

“大眼啊,我看你……”

“黄少天,你到底想干什么?”

“咳咳,杰希你想我此去又不知道哪天才得空回来见你,这不想拿点什么睹物思人嘛……”


“结果就得了这盆花?”

“是啊,文州你看王大眼对我好不好,他把他家特产都给我了……”

“……也是难为他了。”

“文州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挺好的,少天你加油。”


于是,蓝雨一代剑圣以养花人为副职接受来自微草的(新郎修行x)考验,等着花开结果的那一天去迎娶,啊不,是迎接,迎接深山老林里的神算王半仙来蓝溪阁给他算一算姻缘。

然而事实上,在黄少天领养那盆花的旬日之后,王杰希就踏入了蓝溪阁。

“黄少天……你……我说了几遍了你别扑过来……”

“不过也正好……我早上给你算了算,算出你今日会有血光之灾……”

干脆利落地抄起灭绝星辰,王杰希微笑着看眼前有些发抖的蓝雨剑客。

“听文州说,我再不来,你就要把我送你的花给弄死了?”


“啊啊啊杰希你听我说……”






END.


评论 ( 1 )
热度 ( 50 )

© 妄言成书 | Powered by LOFTER